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7, Vol. 39 Issue (1): 18-29
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障碍的理论阐释    [PDF全文]
崔刚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and Literatures,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4, China
摘要: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句子理解障碍是 20 世纪 70 年代末以来神经语言学研究的一个热点问题,研究者提出了各种理论假设来解释患者理解障碍产生的原因,但是它们都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以句法学为基础的理论可以准确地确定患者的障碍,但是只能解释一部分现象;虽然从语言处理角度所提出的各种理论解释力较强,但是比较笼统和模糊,我们无法据此对患者的句子理解障碍作出准确的判断。我们认为,目前各种理论之间并不存在根本性的冲突,它们都从不同的角度和层次对失语症患者的句子理解障碍进行了阐释。从根本上来讲,句子理解的障碍来源于患者认知资源的问题,句子理解过程的具体问题是由认知处理障碍的严重程度差异所造成的。 因此,本文在全面梳理各种理论的基础上,从句子理解的过程及其所需认知资源的角度,尝试提出一个综合性的理论阐释框架,以期对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句子理解障碍作出更为全面、更加合理的理论解释。
关键词 布洛卡氏失语症      句子理解      理论阐释     
The Theoretical Explanation of the Sentence Comprehension Disorders of Broca’s Aphasics
CUI Gang     
Department of Foreign Languagesand Literatures,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4, China
Abstract: Sentence comprehension disorders of Broca’s aphasics have been a major focus of neurolinguistic research since 1970s. Theoretical hypotheses have been brought up to explain the causes based on both syntactic theoriesand language processing models, but there still remain obvious limitations. Theories based on syntax help to accuratelyascertain the types of disorders, yet only some of them can be accounted for. Theories in view of speech processinghave better explanatory power, but they are relatively general and vague, so it is difficultto precisely describe patients’ impaired comprehension. The author believes that there exist no basic disagreements among the different theories, since they account for the sentence comprehension disorders of Broca’s aphasicsat different levels from different perspectives. It is therefore possible to build a generaltheoretical framework, in which aphasics’ problem with cognitive resources is believed to be the underlying cause and the specific impairments in different stages of sentencecomprehension as the results of different degrees of severity of cognitive processing. As a result, on the basis of a critical review about the previoustheories, the presentpaper puts forwarda tentative theoretical framework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both sentencecomprehension process and its requiredcognitive resources, which may lead to a more comprehensive and reasonable explanation of the sentencecomprehension disorders of Broca’s aphasics and also needs further empirical confirmation.
Key words: Broca’s aphasia      sentence comprehension      theoretical explanation     
引言

对于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研究在很长时间内主要集中在此类患者在语言产出方面的障碍以及表现突出的语法缺失(agrammatism)症状。20 世纪70 年代末, 研究者发现, 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不仅存在语言表达的问题, 他们在句子的理解方面也存在障碍。此后, 人们对此类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过程中的句法障碍进行了广泛的研究, 并提出了多种假设或者理论来解释这些障碍产生的原因。目前这些理论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是, 它们都存在着明显的局限性, 还没有一种理论能够对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的障碍作出全面准确的解释。仔细考察这些理论, 我们会发现, 这些理论之间并不存在根本性的矛盾, 只是各自的出发点存在差异。鉴于这种情况, 笔者在本文中尝试对有关的理论进行全面的梳理, 并在此基础上以心理语言学关于句子理解的模型以及所需的认知资源对它们进行整合, 力图对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句子理解障碍作出更为全面、更具合理性的理论阐释。

一、 语言理解障碍研究的开始

与语言的产出相比, 关于失语症患者语言理解中句法障碍的系统研究要晚得多, 从19 世纪布洛卡的失语症研究开始(崔刚、张伟, 2002) , 研究者就一直不断地关注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语言产出中的语法缺失现象, 而对于他们在语言理解中句法障碍的系统研究则直至20 世纪70 年代才开始进行。在这一转变的过程中, Caramazza & Zurif(1976) 所做的研究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他们首先指出了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理解障碍, 而在此之前人们大都认为该类患者的语言障碍主要表现在语言的表达方面。因此, 该研究引起了许多研究者的兴趣。Caramazza & Zurif(1976) 发现, 具有语法缺失障碍的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在理解语义反向句(semantically reversible sentence)时存在明显障碍。所谓语义反向句就是指把句子中的主要名词短语颠倒位置之后仍然能够讲得通的句子。在下面的两个句子中, 句子(1) 不是语义反向句, 句子(2) 是语义反向句。

(1) The ball that the boy is kicking is red.

(2) The cat that the dog was chasing was black.

他们发现, 患者在理解句子(1) 时没有问题, 而在理解句子(2) 时则存在困难。Caramazza & Zurif(1976) 认为, 患者在理解句子(1) 时可以借助语义信息, 而理解句子(2) 则只能依靠对于句子结构的理解, 因此, 患者的表现反映了他们在语言理解过程中的句法障碍。

Caramazza & Zurif(1976) 还认为, 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失去了所有关于句法规则的知识。这一观点后来受到许多研究者的反对, 这些反对的观点大致可以分3 种类型(Kolk, 2010) 。其中一种观点认为这种说法太绝对了, 虽然许多失语症患者被归为布洛卡氏失语症, 但是他们之间还存在着许多的差异。其中很多患者仍然保留着许多关于句法规则的知识(Badecker & Caramazza, 1985) 。例如, Miceli等人(1983) 的研究表明, 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理解和产出障碍是可以分离的, 也就是说, 患者可以产出一些自己理解困难的句子。第二种反对的观点来自于失语症的语言学研究。许多学者利用句法理论对失语症患者的语言理解障碍进行了研究, 结果发现, 只有部分语法规则受到了失语症的影响(Kolk, 2010) 。例如, Grodzinsky(1989) 的研究结果表明, Caramazza & Zurif(1976) 所使用的语言材料大多属于非标准(语序)的(noncanonical)句子结构。而患者在理解诸如英语中SVO(主语+动词+宾语)结构这类典范的句子结构时困难就小得多。第三种反对的观点则来自于失语症的心理学或者心理语言学的研究。此类观点都认为, 失语症患者的句法规则知识并没有丧失, 而是对于这些知识的处理出现了问题。后两种类型的研究者不仅批评了Caramazza & Zurif(1976) 的句法全部丧失的观点, 而且进一步提出了不同的理论来解释失语症患者语言理解中的句法障碍问题。

二、 以句法学为基础的理论

Chomsky 的转换生成语法理论把语言视为一个认知系统, 该系统存在于人的心理或者大脑之中, 并用一定的方式进行表征, 其中语法为其核心要素。这一理论从提出到现在历经数次修订与发展, 已经成为目前最具影响的句法学理论。从20 世纪80 年代末开始, 神经语言学研究者开始把该句法理论运用于失语症患者句法障碍的描述与分析之中。

1. 语迹删除假说

语迹删除假说(Trace Deletion Hypothesis)是由Grodzinsky(1995/2000) 基于语迹理论(Trace Theory)提出来的。语迹理论(Chomsky, 1981) 认为, 当一个名词短语从一个位置移到另一个位置之后, 会在原来的位置上留下一个痕迹, 这个痕迹被称为语迹。该语迹与被移走的名词短语具有相同的指称(即同标, coindexed)。语迹通常用英语trace 的第一个字母t 表示, 它没有语音形式, 但是有语法功能。例如, 在被动句John was cheated 中, 名词短语John 被认为是从cheat 之后的位置移走的, 因此留下了语迹, 被表示为:Johni was cheated ti。其中的John和t 都标有i, 表示两者同标, 即具有相同的指称。语迹包括NP(名词短语)和WH(why, where, when 之类的疑问词)两种类型。前者是指被移动的NP 在移动后留下的共指空语类(coindexed empty category), 例如, Jill seems [t to be pleased] 一句中的t 就是由名词短语Jill 移位后留下的语迹。WH 语迹是指WH 词移位后留下的语迹, 例如, Who can you see t? 一句中的t 就是由who 移位后留下的语迹。

Grodzinsky(1995) 的语迹删除假说基于失语症患者在理解主动句及其对应的被动句时所表现出来的差异。例如, 在下列两个句中, 患者对主动句(4) 的理解没有问题, 而对其相应的被动句(3) 的理解存在障碍, 有时会理解为“玛丽吻了约翰”。

(3) Mary was kissed by John.

(4) John kissed Mary.

Grodzinsky(2000) 认为, 这与患者在句子理解过程中不能顺利地给名词分配题元角色(thematic role)有关。语迹删除假说包括两个主要的部分:(1) 对于语法缺失的失语症患者来说, 语迹被删除了, 由此而导致被移位的NP 或者WH 词失去了关于题元角色的信息;(2) 由于按照正常的语言处理过程无法给NP 分配题元角色, 患者就会按照句子中词汇的先后顺序进行题元角色的分配, 总是给句子中的第一个NP 分配施事的角色。

2. 双重依赖假说

双重依赖假说(Double-dependency Hypothesis)首先是由Mauner等(1993) 提出来的。与语迹删除理论类似的是, 它也以语迹和被移位短语的关系为核心, 但是它并不认为语迹被删除了, 而是认为由于语迹和它的先行词(即被移位的短语)之间的相互依赖关系被破坏了, 从而导致共指关系建立的困难, 也就无法保证给每一个名词短语分配一个而且只有一个适当的题元角色。在一个句子中, 如果存在两个这样的依赖关系, 患者就无法分清一个名词短语应该和哪一个同标, 这样就导致患者理解的困难。但是, 如果只有一个这样的依赖关系, 就不会产生歧义, 患者的理解也就不会出现问题。例如, [The dog] i was bitt [en] k ti by [the cat] k。这一被动句包含两个依赖关系: [The dog] i和ti 以及 [en] k和 [the cat] k。对于语法缺失的失语症患者而言, 由于两个依赖关系的破坏, 他们很可能会错误地形成下列的同指关系: [The dog] i和 [en] k 以及ti和 [the cat] k, 这样理解错误就产生了。

三、 与语言处理相关的理论

在一些学者力图使用句法学理论对布洛卡失语症患者理解句子时所表现出的句法障碍进行解释的同时, 也有许多学者从语言处理的角度, 提出了各种理论来解释失语症患者在语言理解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句法障碍。

1. 映射假说

映射假说(Mapping Hypothesis)首先是由Linebarger等(1983) 提出的。他们发现患者虽然不能理解一些句子, 但是他们仍可以对句子是否合乎语法作出正确的判断, 即使是对一些比较复杂的可逆向组织的句子也是如此。对于这种现象, 他们提出了两种可能的解释。第一种解释为, 失语症患者的理解障碍与句法本身并无直接的关系, 而是因为表层结构中的句法表征层面与深层结构中的语义层面的映射出了问题, 致使患者不能顺利地进行题元角色的分配。由于语法判断不需要映射运算的参与, 因此患者在这一方面没有问题, 而句子的理解则需要这一过程, 因此出现了理解的障碍。另一种解释与人的认知资源有关。双重任务效应(dual-task effect)认为同时处理两个任务要比处理一个任务占用更多的认知资源, 因此也就增加了难度。语言的理解需要同时处理句法和语义两个任务, 而语法判断则只需要处理句法一个任务, 因此, 患者在判断方面相对正常, 而在理解方面却存在困难。后来, Schwartz等(1987) 的一项跟进性研究否定了第二种解释, 该研究要求受试对简单主动句、复杂主动句和包含非典范词序的句子(如被动句)的可行性作出判断。结果表明, 患者在前两种句子上的表现并无明显差异, 而患者在第三种句子上的表现差异很大, 受试在判断包含非典范词序的句子时错误明显增加。这说明患者占用认知资源的多少并不是造成患者语法判断与理解差异的原因, 因为复杂主动句要比简单主动句的可行性判断难度更大。而受试在前两种句子和第三种句子上的表现差异则恰好可以通过映射假说得到解释。Saffran等(1998) 同样进行了句子的可行性实验, 结果发现即使是简单的主动句也有可能导致患者的理解困难, 尤其是在处理像“The painting disliked the artist.”这一类的句子时, 患者很难作出判断。这个句子是由“The artist disliked the painting.”这一不可以逆序组织的句子转换而来。Saffran等(1998) 认为, 患者具有很强的利用单个词的意义去理解整个句子的倾向。对于正常人来说, 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消除这一倾向, 因为他们可以通过句法分析排除那些与句子结构不吻合的意义理解, 而失语症患者却不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 因为“失语症会导致从句法结构到表征句法角色单元激活的降低”(Saffran等, 1998:290) 。因此, 他们认为导致患者理解障碍的核心仍然是映射的问题。

2. 资源受限假说

资源受限假说(Resource Limitation Hypothesis)也起源于Linebarger等(1983) 的研究, 他们所提出的认知资源解释方案被一些学者接受, 并进行了许多的后续研究。针对Schwartz等(1987) 的肯定映射假说而否定资源受限假说的研究, Kolk & Weijts(1996) 提出了质疑, 认为他们实验中所采用的简单主动句和复杂主动句之间的难度差异太小。为了增加两者之间的难度差异, Kolk & Weijts(1996) 采用在简单主动句中施事名词短语和主动词之间嵌入关系从句的办法来获得复杂主动句。结果发现, 患者对于复杂主动句可行性判断的准确率要远远低于简单主动句。他们由此得出两个结论:第一, Linebarger等(1983) 所提出的第二种关于认知资源的解释不能排除;第二, 除了句子中的词序之外, 嵌入句也是影响患者语言理解的重要因素。后来的很多研究(例如Hartsuiker & Kolk, 1998;Kolk等, 2003) 也都证明了认知资源对于患者句子理解的影响。

关于资源受限假说的支持性证据还来自于失语症患者对于代词理解的研究。代词的使用是语篇衔接的重要手段, 而要正确地理解代词的所指, 需要准确理解它所处的语境。因此, 需要把句法信息和语篇信息进行整合才能实现。这就意味着代词的理解会占用更多的认知资源, 从而会增加患者理解的难度。Avrutin(2000) 的研究发现, 失语症患者在理解“Who did the tiger chase?”时要比“Which lion did the tiger chase?”容易得多。这一现象可以通过资源受限假说进行解释, 因为在第二句中which lion 的理解需要根据上下文才能确定。该研究还表明, 患者在代词理解方面的困难还表现在患者理解一般代词(例如, Is Mama bear touching her?)要比反身代词(例如, Is Mama bear touching herself?)困难得多, 因为反身代词的理解只是依赖于句子自身, 而要理解一般代词则需要句法信息与语篇信息的融合。

3. 时间匹配假说

时间匹配假说(Timing Hypothesis)是由Kolk等人(Kolk & van Grunsven, 1985;Kolk等, 1985) 提出来的, 它与资源受限假说的基本原理是一致的, 只不过它把资源受限的后果聚焦在时间这一要素上面。该假说主要包括3 个要点:(1) 句子表征的建立所需的每一个要素都需要被激活, 否则该要素就不会起作用;(2) 要使激活达到一个关键的水平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且在激活达到峰值之后就会开始衰退;(3) 不同要素之间的激活是相互依存的, 也就是说, 一种要素的激活要依赖于其它要素的激活。例如, 句子中动词信息的激活依赖于主语的信息激活, 那么在这两种信息之间必须要有时间的同步性;如果决定各种要素激活水平的参数发生改变, 这种同步就会出现问题, 从而导致句子处理的混乱。这种改变可以体现在以下两种情况中:第一是激活的速度降低, 这就使得某一要素的激活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才能达到关键的水平;第二是激活的快速衰退, 即使某一要素能够达到关键的水平, 但是由于其衰退的速度太快, 也无法实现与其它要素的整合。这样就导致句法信息在记忆中保持的时间过短, 来不及进行正常的运算过程, 包括题元角色的分配以及代词所指的确定等。

四、 对于各种理论的梳理与整合

不论是从句法学理论还是从语言处理的角度来解释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的障碍都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以句法理论为基础所提出的两种理论假设的优点在于它们能够具体地指出患者句子理解障碍的问题所在, 但是他们都只能解释一部分的现象。语迹删除假说把患者句子理解的障碍归因于相关句法知识的缺乏, 但是这样的解释会带来很多的问题, 其中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它并没有明确指出在什么情况下语迹会被删除, 因为患者仍然能够理解或者产出很多含有语迹的句子, 这说明语迹并不总是被删除的。例如, Hartsuiker & Kolk(1998) 的研究发现, 虽然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在自动言语中不能说出含有被动语态的句子, 但是, 他们在重复了诸如“The speaker is interrupted by the noise.”之类的句子之后, 就能产出一些被动句。这一研究采用的是言语产出的实验, 而语迹删除假说则基于语言的理解, 但是, 它也对语迹删除理论提出了挑战, 因为如果失语症患者的语迹在句法表征中已经被删除的话, 那么患者也就不会说出涉及语迹的句子。双重依赖假说虽然是基于句法学理论提出的, 但是它并不认为患者已经失去了相应的句法知识, 而是在复杂句法关系的处理上出现了障碍。与语迹删除理论相比, 双重依赖假说要更具说服力, 它可以成功地解释患者在主动句、被动句、主语关系从句和宾语关系从句上的理解困难, 而且还可以解决许多语迹删除理论所不能解释的问题(Beretta, 2001) 。这说明, 对于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过程中句法障碍的阐释不能简单地认为是句法知识的存在与否, 而要把它们与语言处理的过程结合起来考虑。从目前关于失语症患者句法障碍的研究来看, 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的句法知识是存在的, 因为他们仍然能够对句子的语法性作出正确的判断(崔刚, 2015) 。这一点我们也可以从语言处理的神经基础方面得到进一步的证实。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大脑损伤部位在于布洛卡氏区, 而这一部位主要负责句法的处理, 与工作记忆密切相关, 而关于各种知识的长期记忆则主要由大脑颞叶的相关部位负责(Kemmerer, 2015) 。综上所述, 笔者认为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在句子理解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句法障碍主要是由语言处理的过程所引起的。

从语言处理角度所提出的映射假说、资源受限假说和时间匹配假说都抓住了患者句子理解障碍的关键问题, 但是它们都比较笼统, 我们无法判断患者会在什么情况下出现什么样的理解障碍。要解决这一问题, 需要对句子理解的过程以及所需的认知资源进行仔细的考察。心理语言学的相关研究表明, 在进行了语音和单词的辨认之后, 句子的理解还需要经历3 个主要的阶段:句法分析、题元角色的分配以及信息的整合(Harley, 2014) 。在第一个阶段, 听者需要识别表层句子中的各种成分以及它们的语法范畴, 并且建立起相应的句法结构;在第二个阶段, 听者要根据句子成分的词法、句法以及语义信息进行题元角色的分配;在第三个阶段, 听者则要对所有的信息进行整合, 从而获得对于整个句子意义的理解。而上述3 个过程都需要认知资源提供基本的保证, 其中最为重要的工作就是认知控制(cognitive control)。认知控制也被称为执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或者执行控制, 是指人们在目标导向的行为(goal-oriented behavior)中对信息加工的流程进行计划、控制和调节的过程, 其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就是工作记忆(Gazzaniga等, 2014) 。Friederici(2002) 把工作记忆和句子理解的过程相结合, 建立了一个综合性的句子理解过程模型(见图 1)。

图 1 句子理解的过程示意图(基于Friederici, 2002:79)

① 图中记忆部分的线条表示句法结构的记忆要保持到语义特征及题元结构的记忆之中, 而这两种信息要一起保持到信息的整合阶段。

从上述关于句子理解心理过程的简单描述可以看出, 以工作记忆为主的认知资源不仅为句子理解的整个过程提供基本的条件保障, 而且还负责各种信息的控制与整合。因此, 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中各种问题的根源首先应该来自大脑损伤对于工作记忆等认知资源的影响(Miyake等, 1994;Haarmann等, 1997) 。工作记忆与失语症具有密切的关系, 许多研究(例如Tompkins等, 1994;Friedmanna & Gviona, 2003;Quinette等, 2014) 发现, 由于大脑的损伤, 许多失语症患者的工作记忆容量以及执行功能都会随之降低, 而工作记忆负担的增加会明显地导致失语症患者语言处理的障碍(Martin等, 2010) , 这说明资源受限假说具有其合理性。另外, 时间匹配假说也解释了造成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障碍的一种深层原因, 那就是句子处理结果在短期记忆中的保持问题。如图 1 所示, 要想对一个句子进行正确的理解, 听者需要把句法结构、语义特征及题元结构的信息一直保持到信息整合的阶段。任何一个环节信息的丢失都有可能会导致句子理解的困难, 尤其是在最后一个阶段。与前两个阶段相比, 它给工作记忆所造成的负担是最大的, 因此, 良好的工作记忆能力是影响信息整合的一个关键因素。

如果失语症患者工作记忆的容量及其功能减退, 这一障碍就会影响到句子理解的各个环节, 而具体的情况则要看工作记忆受损伤的程度。在工作记忆轻微受损的情况下, 患者可以顺利进行句法分析与题元角色的分配, 但是不能进行信息的整合。如果患者的工作记忆受到中等程度的损伤, 他们可以进行句法分析, 形成正确的句法结构, 但是不能进行题元角色的分配。而在工作记忆严重受损的情况下, 患者很可能连句法分析也无法顺利完成。目前的映射假说、语迹删除假说和双重依赖假说都把关注点放在了题元角色分配这一环节上, 其中前者解释了造成题元角色分配障碍的内在原因, 而后两者则指出了两种有可能影响题元角色分配的因素, 因为NP和WH 的移位以及复杂的句子结构都会导致句子中共指关系复杂程度的提高, 从而导致题元角色分配的障碍。

结语

要对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过程中的句法障碍作出全面的阐释, 一个关键的问题在于把语言处理的过程及其所需的认知资源的关系处理好, 也就是它们之间的因果关系。对于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来说, 以工作记忆为核心的认知资源是原因, 而包括句法分析、题元角色分配、信息整合在内的句子处理障碍是结果, 任何一个环节的障碍都可以导致患者句子理解困难。本文在梳理相关理论的基础上, 把语言处理的过程与认知资源相结合, 对布洛卡氏失语症患者句子理解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句法障碍进行了更为综合、更加全面的理论阐释。但限于篇幅的限制, 笔者只是提出了一个解释的理论框架, 今后还需要对其中的细节作进一步的深化, 该框架的合理性还有待于今后的实证性研究的支持。更为重要的是, 本文讨论所依据的主要是英语及其它西方语言的失语症研究的成果, 而对汉语布洛卡氏失语症来说, 有关的研究还比较少见, 这需要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

参考文献
[1] Avrutin S. Comprehension of D-linked and non-D-linked wh-question by children and Broca’s aphasics[A]. In Grodzinsky Y,Shapiro L & Swinney D(Eds.). Language and the Brain[C]. New York :Academic Press,2000 :295~313.
[2] Badecker W & Caramazza A. On considerations of method and theory governing the use of clinical categoriesin neurolinguistics and cognitive neuropsychology :The case against agrammatism[J]. Cognition,1985, 20 (2): 97–125. doi:10.1016/0010-0277(85) 90049-6
[3] Beretta A. Linear and structural accounts of theta-roleassignment in agrammaticaphasia[J]. Aphasiology,2001, 15 (6): 515–531. doi:10.1080/02687040143000023
[4] Caramazza A & Zurif E. Dissociation of algorithmic and heuristic processes in sentence comprehension :Evidence from aphasia[J]. Brain and Language,1976, 3 (4): 572–582. doi:10.1016/0093-934X(76) 90048-1
[5] Chomsky N. Lectures on Government and Binding[M]. Dordrecht: Foris, 1981.
[6] Friederici A D. Towards a neural basis of auditorysentence processing[J].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2002, 6 (2): 78–84. doi:10.1016/S1364-6613(00) 01839-8
[7] Friedmanna N & Gviona A. Sentence comprehension and working memory limitation in aphasia :A dissociation between semantic-syntactic and phonological reactivation[J]. Brain and Language,2003, 86 (1): 23–39. doi:10.1016/S0093-934X(02) 00530-8
[8] Gazzaniga M S, Ivry R B & Mangun G R. Cognitive Neuroscience :The Biology of the Mind(4th ed. )[M]. New York : W W Norton &Company, 2014.
[9] Grodzinsky Y. Agrammatic comprehension of relativeclauses[J]. Brain and Language,1989, 37 (3): 135–159.
[10] Grodzinsky Y. A restrictive theory of agrammatic comprehension[J]. Brain and Language,1995, 50 (1): 27–51. doi:10.1006/brln.1995.1039
[11] Grodzinsky Y. The neurologyof syntax :Language use without Broca’s area[J]. Behavioral and Brain Sciences,2000, 23 (1): 1–21. doi:10.1017/S0140525X00002399
[12] Haarmann H J, Just M A & CarpenterP A. Aphasic sentencecomprehension as a resource deficit :A computational approach[J]. Brain and Language,1997, 59 (1): 76–120. doi:10.1006/brln.1997.1814
[13] Harley T. The Psychology of Language :From Data to Theory[M]. New York : Psychology Press, 2014.
[14] Hartsuiker R J & Kolk H J. Syntactic facilitation in agrammatic sentence production[J]. Brain and Language,1998, 62 (2): 221–254. doi:10.1006/brln.1997.1905
[15] Kemmerer D. CognitiveNeuroscience of Language[M]. New York : Psychology Press, 2015.
[16] Kolk H. Agrammatism I,Process approaches[A]. In Whitaker H(Ed.). Concise Encyclopedia of Brain and Language[C]. Oxford:Elsevier,2010 :3~39.
[17] Kolk H H J & van Grunsven M F. Agrammatism as a variablephenomenon[J]. Cognitive Neuropsychology,1985, 2 (4): 347–384. doi:10.1080/02643298508252666
[18] Kolk H H J & Weijts M. Judgementsof semantic anomaly in agrammatic patients : Argument movement,syntactic complexityand the use of heuristics[J]. Brain and Language,1996, 54 (1): 86–135. doi:10.1006/brln.1996.0062
[19] Kolk H H J, Chwilla D J, van Herten M & Oor P J W. Structure and limited capacity in verbal working memory :A study with event-related potential[J]. Brain and Language,2003, 85 (1): 1–36. doi:10.1016/S0093-934X(02) 00548-5
[20] Kolk H H J,van GrunsvenM F & Keyser A. On parallelism between production and comprehension in agrammatism[A]. In Kean M L(Ed.). Agrammatism[C]. New York :Academic Press,1985 :165~206.
[21] Linebarger M C, Schwartz M & Saffran E. Sensitivity to grammatical structurein so- called agrammatic aphasia[J]. Cognition,1983, 13 (3): 361–392. doi:10.1016/0010-0277(83) 90015-X
[22] Martin N, Kohen F & Kalinyak-Fliszar M. Effects of increased working memory load on performance of languagetasks in aphasia[J]. Procedia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2010, 6 (6): 72–73.
[23] Mauner G, Fromkin V & Cornell T. Comprehension and acceptability judgments in agrammatism :Disruptions in the syntax of referentialdependency[J]. Brain and Language,1993, 45 (3): 340–370. doi:10.1006/brln.1993.1050
[24] Miceli G, Mazzuchi A, Menn L & Goodglass H. Contrasting cases of Italian agrammatic aphasia without comprehension disorder[J]. Brain and Language,1983, 19 (1): 65–97. doi:10.1016/0093-934X(83) 90056-1
[25] Miyake A, Just M A & CarpenterP A. Working memoryconstraints on the resolution of lexical ambiguity :Maintaining multiple interpretations in neutral contexts[J]. Journal of Memoryand Language,1994, 33 (2): 175–202. doi:10.1006/jmla.1994.1009
[26] Quinette P, Laisneya M, Lambert J, Bocoyran S, Eustache F & Desgranges B. Working memory(WM)and executivefunctions(EF)in aphasicpatients[J]. Annals of Physical and Rehabilitation Medicine,2014, 57S : e138–e144.
[27] Saffran E, Schwartz M F & Linebarger M C. Semantic influences on thematic role assignment :Evidence from normals and aphasics[J]. Brainand Language,1998, 62 (2): 255–297. doi:10.1006/brln.1997.1918
[28] Schwartz M, Linebarger M C, Saffran E & Pate D. Syntactic transparency and sentence interpretation in aphasia[J]. Language and Cognitive Processing,1987, 2 (2): 85–113. doi:10.1080/01690968708406352
[29] Tompkins C A, Bloise C G, Timko M L & Baumgaertner A. Working memory and inference revision in brain-damaged and normally aging adults[J]. Journal of Speech and Hearing Research,1994, 37 (4): 896–912. doi:10.1044/jshr.3704.896
[30] 崔刚. 神经语言学[M]. 北京: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5.
[31] 崔刚, 张伟. 布洛卡的失语症研究及其对神经语言学的贡献[J]. 清华大学学报哲社版(增刊),2002: 4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