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6, Vol. 38 Issue (5): 71-83
基于文献计量的中国语料库口译研究评述    [PDF全文]
李洋1 , 王少爽2     
摘要: Shlesinger(1998)首次提出语料库口译研究作为语料库翻译研究分支的构想,而中国的口译语料库及其研究发端于2007年。基于中国知网的文献库,本文首先总结了中国已建成4个口译语料库的现状,之后主要针对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期刊发表的论文,采用3个参数,即H指数、文献互引和文献分布,对语料库口译研究进行文献计量分析,着重综合述介了语料库口译研究的起源背景与学科范式、理论阐释与内涵定义、研制标准与建设方案、研究方向与对象选取。虽然目前语料库口译研究取得初步成果,但是对跨学科成果的引入较少,以系统功能语法为主要的理论与分析框架,未能充分发挥语料库语言学研究范式的优势,未深入探索译语特征、译员身份、口译风格等领域。最后,本文建议在未来应注重完善口译语料库的建设机制,从而提出语料库口译研究的新方法和新视角。
关键词: 口译语料库      语料库口译研究      文献计量     
The Bibliometric Studies on China's Corpus-Based Interpreting Studies
LI Yang1 , WANG Shaoshuang2     
1.Northeastern University, Shenyang 110819, China;
2.Guangdong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Guangzhou 510420, China
Abstract: Shlesinger (1998) first proposed that corpus-based interpreting studies (CIS) should be regarded as an offshoot of corpus-based translation studies (CTS). In China, owing to the development and compilation of interpreting corpora, CIS has gained momentum since 2007. To review the past achievements in this regard, the present paper first summarizes four readily compiled interpreting corpora. Then, based on the China National Knowledge Infrastructure (CKNI), it conducts the statistics mainly on relevant published papers in Chinese Social Science and Index (CSSCI) journals. Next, it pinpoints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on the data by taking into account three parameters, namely, H index, reference citation and their distribution. Then, it makes a detailed review and comments on the background of CIS and its paradigm, theoretical interpretation of CIS and the research areas of CIS, standards of developing interpreting corpora and solutions to difficulties in compilation of interpreting corpora, research orientations including topics and objects. At present, although CIS have attained preliminary findings and conclusions, it has mainly relied on the theoretical and analytical frameworks of Systemic Functional Grammar and its utility in CIS, given the fact that it has introduced few interdisciplinary studies. As a result, CIS do not take full advantage of the paradigm of corpus linguistics nor explore into such research topics as features of interpretation, interpreters' identities and interpreting styles. Finally, regarding future studies, the paper proposes that CIS should foreground the relevance of improving the mechanism of interpreting corpus compilation in order to gain ground in new research methods and perspectives.
Key words: interpreting corpus      corpus-based interpreting studies      bibliometric analysis     
引言

Shlesinger(1998)首次提倡将语料库口译研究作为语料库翻译研究的一个分支,视作口译研究的一种新范式。之后,意大利、日本等国学者先后建立了数个不同类型的口译语料库,并进行了一系列的口译研究,描述各种口译现象,揭示口译活动的规律,从而增进了人们对口译的认识。

国内口译语料库建设与研究的相关文献2007年开始逐渐出现,突破了国内口译研究长久囿于对比语言学、释意理论、话语互动、实验等范式的困境,从脱离语境和真实工作环境的小规模研究转为具有“生态效度”的大规模数据采集,并按一定标准建立收录大量真实口译译语的语料库,实现了口译现象的系统化描写研究。语料库口译研究不仅可以借鉴语料库语言学研究方法探索口译的语言和非语言特征,分析影响这些特征的内在规律和外在成因,还可以探索超语言维度的口译策略和决策。2007-2015年间,我国学者无论在口译语料库建设的理论和操作上,还是在应用研究上都取得了与国际其它科研机构相当的成绩,并且进一步建设了大规模英汉口译语料库(>100万字/词)(王克非,2012:26)。时至今日,国内语料库口译研究在诸多方面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因此本研究采用文献计量方法对相关文献进行计量,评述研究现状,并展望未来口译语料库的建设重点和语料库口译研究的发展方向。

一、 国内口译语料库建设情况

口译语料库是按照一定的采样标准采集的在特定类型的口译实践(包括同声传译、交替传译、法庭口译、手语等)中原语和译语转写而成的电子文本,并根据研究需要做赋码、标注等加工处理。目前,我国已建成的较有规模的口译语料库主要有以下4个:

第一,上海交通大学2007年创建且仍在完善的“汉英会议口译语料库”,总库容约为1.14百万词(谢丽欣、胡开宝,2015),以国内外新闻发布会口译活动为对象,包括新闻发布会汉英平行子库、新闻发布会英语原创子库和政府工作报告汉英平行子库。该库所有语料都经过分词、标注及平行语料的句级对齐。

第二,北京外国语大学2008年完成并发行的中国大学生英汉汉英口笔译语料库,库容为496 177词,涵盖了2003-2007年专八口试(交替传译),对汉英和英汉口译任务分别转写和标注文本头,并对原文和译文进行了句级对齐、词性标注和副语言信息手工标注,如“…”表较短停顿,“……”表较长停顿(文秋芳、王金铨,2008)。该专门语料库在口译语言特征方面具有较强的代表性。

第三,香港理工大学2010年起开始建设的香港口译语料库,包括了由17篇与社会民生有关的英文原创演讲构成的类比语料库(已建)和由10篇非学术性的“社会生活”汉英同声传译构成的平行语料库(在建)(李德超、王克非,2012)。该库突出了学习者口译语料库的特色。

第四,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2年建成的中国总理“两会”记者会汉英交替传译平行语料库,库容为10万多词,收集了1998-2011年口译现场的语料,完成了原语和译语的转写、标注和句级对齐(王斌华,2012)。

二、 文献数据与计量 1. 文献检索

本研究通过3个阶段检索,收集了国内语料库口译研究的相关文献。

第一阶段,“初步文献检索”。以“语料库”和不同口译工作模式为检索关键词,在中国知网文献库中对1998-2005年间发表的文献进行组合式检索(结果见表 1),得出文献最小值0,最大值1 634。

表 1 “语料库”与口译工作模式关键词的组合式检索统计

第二阶段,“重复文献排除”。排除重复文献后,初步发现国内语料库口译研究的转折点是2007年由上海交通大学举办的“语料库与译学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以下简称“交大研讨会”)。大会将“语料库与口译研究”确定为主题之一,但收到的相关论文只有3篇(胡开宝等,2007:68)。

第三阶段,“相关文献筛查”。本研究排除了并未使用语料库语言学相关参数的口译研究,最终确定了59篇论文,并纳入了8本相关的语料库口译研究专著进行归纳与计量(见表 2)。其中,CSSCI期刊论文的比例最高,占58.2%。

②除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hinese 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CSSCI)之外,本研究还收录了复合影响因子较高的《上海翻译》(1.517)和《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0.923)进行后续计量与分析。

表 2 语料库口译研究论文和专著的计量

2. 文献计量分析

本研究采用H指数、文献互引和文献分布3个参数,主要以1998至2015年间的39篇CSSCI期刊论文为计量和分析对象,以期为后续研究提供参考和探索引证。

(1)H指数分析

乔治·赫希提出了一种定量评价科研人员学术成就的H指数。H指数越高,则表明论文影响力越大。本研究所选定的文献被引频次总计为839次,H指数为17(见图 1)。这表明在被计量的18年中有17位学者发表了被引用频次不少于17次的高质量论文。其中,理念述介的“双语平行语料库在翻译教学上的用途”(王克非,2004)引用频次最高,为158次;应用研究的“汉英会议口译中语篇意义显化及其动因研究”(胡开宝、陶庆,2009)为63次。这表明研究者是将笔译语料库研究成果在口译语料库中进行重复性验证,而非对已有的口译理论和结论进行语料库研究。

图 1 CSSCI期刊论文的H指数分析

(2)文献互引分析

文献互引图通过球面积大小和球形连接路径显示了被计量论文之间的关联程度,密度越大,表明语料库口译研究之间的相关性越高,相反研究对象则较为单一,对于跨学科成果的引入程度较低(见图 2)。

图 2 语料库口译研究的文献互引图

本研究进一步将论文分为4类:口译译语语言特点和翻译共性的应用研究(43.6%)、口译语料库建库操作的技术研究(23.1%)、文献综述(20.5%)、口译语料库设计的理论研究(12.8%)。这表明目前语料库口译研究范围仍有局限性,主要集中在口译中具体词汇的语言特征和句法模式(李德超、王克非,2012;潘峰、胡开宝,2013)、口译语料库的创建方案和操作研究(王斌华、叶亮,2009;张威,2013a/2013b)等。

(3)文献分布统计

本研究根据出版年份、期刊类别、高校机构、基金来源4个参数对论文进行计量(见图 3),结果表明:2010年之前论文比例仅为26%,而2011-2013年比例高达47%,2014-2015年比例为27%。

图 3 基于参数的语料库口译研究分布统计

2010年之前为提出应用语料库于口译研究的初始期,主要是围绕国外语料库口译研究的文献回顾、口译语料库研发的理论分析和初步操作,这一期的口译语料库由于规模较小和语料加工不深入,研究论文较少。2011-2013年研究者继续讨论建库方案,并开始对系统功能语法理论进行口译语料库的研究,如情态动词和不定量词。之后,2014年无论在应用性研究选题还是理论性探索方面,研究者都进入了重新调整的一年,论文比例仅占3%。2015年研究比例再次增高到24%,选题范围也扩展到关注学习者和多模态口译语料库的构建方面(张威,2015a/2015b;刘剑、胡开宝,2015)。

截至2015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和大学机构基金对口译语料库研究的资助比例最高,累积58%,但仍有24%的研究未受资助。这些研究成果主要发表在《中国翻译》《外语电化教学》《中国外语》和《外国语》。

三、 语料库口译研究的主题分类

基于上述文献计量,本研究将分别从谁在发起语料库口译研究的理念述介、如何开展语料库口译研究的理论探究、如何建设口译语料库的实际操作、在哪些方面进行口译语料库的应用性研究4个角度展开分析与讨论。

1. 理念述介

王克非(2004)指出,“将语料库语言学的理念和方法引入翻译教学与研究领域,是翻译学科发展的一个战略方向和重点”。大规模真实的口译现场语料,既能提高口译研究的生态效度,保证研究结论的代表性,亦能描写包括语言和副语言的口译过程和产品特征,归纳口译规范与策略,完善口译质量评估标准。这种研究范式的理念明显不同于脱离语境的语篇分析、非口译工作场合的心理实验和小规模数据的访谈,成为口译研究的新趋势。目前,从事口译语料库建设与研究的主要是科研机构人员和经验丰富的口译员。与笔译语料库相比,口译语料库的建设和研究较为滞后。与国外相比,国内在建和己建的口译语料库为数不多,加工层次不深且规模不够理想。具体而言,语料对齐层次与标准不应以“字字对译”或“逐句对应”为标准,而应以口译功能为标准实现“信息单位对应”(张威,2012a/2012b)。

作为描写翻译学中一种新的重要实证研究方法,语料库使研究者重新审视和探究口译研究与笔译研究之间的特性和共性,也可参考语料库笔译研究的一些课题,研究口译译语的词汇密度、类符-形符比、共生现象等,总结口译产品的语言特点,还可挖掘制约口译过程的语言和非语言因素,拓展口译理论研究,创新口译训练模式(如口译翻转课堂),指导口译能力的发展(如术语能力培养、应对策略选择)(胡开宝,2012;陈圣白,2015)。

2. 理论探究

20世纪90年代语料库以其规模大、检索准确、提取快捷和统计方便的定量分析优势为翻译的定性研究提供了大量事实论据。特别是在“交大研讨会”后,学界意识到如果不将口译考虑在内,任何关于翻译共性的研究就不具备科学性或说服力(胡开宝等,2007)。学界应用语料库语言学的理论统计类形比,提取检索行、关键词、语块等,批量自动化处理语料,拓展以笔译为主的翻译理论面向口译进行验证,如显化、隐化、简化、规范化和整齐化的“翻译共性”假设。这不仅深化了口译研究在词汇、句法和语篇的描写深度,而且提高了结论归纳的科学性和普遍性。

2012年第九届全国口译大会设立了“口译语料库”议题,学者们不仅从不同的角度探讨了面向口译教学的口译语料库的理论基础、总体设计以及实现方案、语料库的设计思路和技术指标、副语言信息标记问题,更是创新性地提出了交、同传训练的口译双语视频语料库建设构想(刘和平、许明,2012)。而到了2014年,第十届全国口译大会首次正式设立了“语料库口译研究”议题,学界有意识地区别了“语料库”和“语料”口译研究方法的不同,强调利用语料库软件处理大规模语料,获得人工检索与统计无法统计的相关参数。然而,陈菁和符荣波(2014)完成的国内外语料库口译研究进展的文献计量研究,仍然没有区分基于语料和基于语料库的口译研究差别,将手工统计语料个数的质性研究与自动统计语料分布的量化研究混在一起,遮蔽了语料库口译研究本应具备的语料库语言学研究范式的特点。因此,学界仍需在理论上探索语料库口译研究的定义与范式。

3. 实际操作

从2009年起,国内口译语料库的建设进入实际操作阶段。学者们就建设方案和标准、语料内容、标注方式、语料对齐和容量规模等方面提出了积极有效的解决方案,包括建设计算机辅助口译教学训练系统中语料库的建设构架、设计原则和实施步骤,基于线性时间对齐的口译语料转写的方案以提高时间切分与对齐的精确性与统一性,弥补无法准确标记停顿、支吾、语音拖长等口译副语言现象(王斌华、叶亮,2009;张威,2013b)。

口译语料库的建设方案已经日趋成熟,主要围绕3个方面进行:第一,使用通行的TEI、CES、XML或SGML对原语和译语进行转写、词性附码和标注;第二,收集语料应以真实的口译现场为主,客观描写口译实际工作情景;第三,建立口译副语言赋码的标准化系统,包括停顿、填充、语速、音量、语音拖长等。但是,目前尚未开展基于语料库的实证研究,探讨副语言与口译认知加工机制、口译策略、口译质量评估等之间的关系(胡开宝、陶庆,2010;张威,2009/2013a/2015)。

②TEI(Text Encoding Initiative)文本编码规则,CES(Corpus Encoding Standard)语料库编码标准,XML(Extensible Markup Language)可扩展的置标语言,SGML(Standard General Mark-up Language)标准通用置标语言。

4. 应用研究

2009年,学者首次将口译语料库应用在口译教学和译语考察上,提出了基于校园局域网资源建设小型的口译教学内控语料库,分析了汉英会议口译中语篇意义的显化特征及其动因(陈振东、李澜,2009;胡开宝、陶庆,2009)。

2010年以后,学界出现了一批多视角、多维度的语料库口译研究:从词和短语角度,探究汉英交传中情态动词、代词、量词、模糊语等功能特点和语料库分布情况,统计汉英同传中的词汇密度,分析学生使用语块的口译特征(王文宇、黄燕,2011/2013;李德超、王克非,2012;李鑫、胡开宝,2013/2015;潘峰,胡开宝,2013;王丽、李桃,2015;李涛、胡开宝,2015;张易凡等,2015);从句法角度,考察汉英交传的句法操作规范(胡开宝、陶庆,2012);从口译策略和过程角度,分析学生汉英口译非流利现象及成因,专家与新手译员口译决策的差异与特点,增补性偏移的口译规范(戴朝晖,2011;杨承淑、邓敏君,2011;王斌华、秦洪武,2015);从口译培训角度,构建基于语料库设计和编写翻译专业口译教材的框架(陶友兰,2010)。

诚然,上述研究主要利用频数、类形比等基本参数,结合系统功能语法理论,以词为对象进行研究。显然,这对语料库语言学的研究课题借鉴不足,缺乏通过词性赋码考察口译语义韵、译员身份、口译风格等方面研究,也缺乏通过正则表达式、N-gram、p-frames等考察较大的翻译单位在口译中的转换特点。另外,口译规范的研究也不充分,缺少双语对比和翻译转换的描写性研究,如从语料库中提取高频语块作为翻译单位描写增译规范,“我(代表……表示感谢)”转换为含有情态操作词的四词语块please allow me to或I would like to,被整体提取和产出。

四、 语料库口译研究的发展前景展望 1. 口译语料库建设机制的完善与突破

(1)从封闭性到开放性与共享性

除PACCEL外,国内主要口译语料库都暂时未对外出售或在线共享。相比之下,日本名古屋大学有偿开放了英日同传语料库SIDB,不仅保证了语料库维护和扩容的资金,更促进了学术研究和语言信息处理技术(如机器翻译)的发展。欧盟议会多语同传语料库EPIC得到两项基金资助,开放了在线学术和非商用检索和发行线下付费光盘数据库。

③日本名古屋大学的“综合听觉信息研究中心”(Center for Integrated Acoustic Information Research,CIAIR)研发了英日同传语料库(Simultaneous Interpreting Data-base,SIDB)。笔者请教了杨承淑教授关于SIDB的销售情况,杨教授回复:“至于名古屋的口译语料库资料,我购买的时候大约数万元台币,详细金额记不得了。但现在在网页上查找,似乎已经没在销售了。”

④欧盟议会全体会议同传语料库(The European Parliament Interpreting Corpus,EPIC)。

⑤博洛尼亚大学高级人文研究学院(Scuola Superiore di Studi Umanistici,SSSUB)的两项基金:一项由口笔译研究系(SITLeC)提供,另外一项由高校科研部(the Ministery for University and Research)提供(其基金RFO支持比例高达60%)。

国内口译语料库不仅可以借助政府和基金资助,而且能够通过商业化运作获得经费以提高开放性和容量,如将2008-2016年英语专业八级口译考试的语料转写,扩充PACCEL并发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目前口译语料库主要以汉英两种语言为主,未来可加速研制其它语种的口译语料库(如汉日、汉法)(庞焱,2012),促进他们之间的兼容性,改善彼此封闭独立存在的碎片化现状,促进在国内甚至世界范围内整合与研发汉语和其它语种之间的多语口译语料库。

(2)从共时语料库到历时语料库

由于受口译工作性质(如商务谈判、政府活动等)的限制较难获得录音和视频等历史数据,因此难以转写未被记录的口译活动。这就决定了当前口译语料库仍主要是共时性的。因此,未来发展的一个重要趋势是创建历时性的口译语料库。从口译历史来看,从20世纪40年代纽伦堡审判开始的二战战犯审判,到1957年国际会议口译员协会(AIIC)设立道德规范和职业标准,最后到90年代美国反托拉斯行动,笔者认为可筹建这3个连续阶段的国际会议口译历时语料库。这有助于对比分析不同时期、不同历史背景中口译的普遍性和特殊性,如双语转换规律、口译规范和译语变体规律等。

(3)从单模态语料库到多模态语料库

多模态口译语料库(Multimodal Interpreting Corpus,MIC)是以真实文本、声音、视频等通道全景式地转写与标注口译的语言、副语言和超语言信息,有利于延伸从话语、语用、策略等角度全面解释口译认知过程本质与双语加工的转换机制。

MIC突破了口译语料库“句对应”“意义单位对应”的束缚,以时间、画面和声音三维通道实现“模态对应”,突出了以口译过程为导向的动态认知特点,描写和研究发言人的手势、节奏、音调和听众反馈等因素对口译表现的影响。2015年,由上海交通大学主持的“多模态汉英口译语料库的创建与应用研究”成为第一个获国家社科基金资助的MIC项目。同年,意大利的萨里大学召开了第一届对话口译的多模态国际研讨会。可见,多模态口译语料库的研究在国内外才刚刚起步。

另外,作为口译工作模式之一的手语传译(Sign Language Interpreting)逐渐得到学界的重视,如2012年和2014年两届口译大会都采用了汉英-手语接力传译。但是汉英手语多模态口译语料库仍是一个空白,其研制与建设必将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2. 语料库口译研究的新方法和新视角

(1)提高量化与质性的研究方法

目前,国内语料库口译研究方法仍然主要以语料库语言学的量化分析为主,包括检索词频数、搭配、语境关键词、平均句长和形符比。今后,研究者应通过SPSS和AMOS进行口译数据独立样本T检验、相关分析、方差分析等,建构结构方程模型,深化量化研究的层次。

从质性研究角度看,可开展共时与历时比较研究,进行口译语言特征的动态类比描述,还可通过对受训学生、口译教师、职业译员和专家等进行访谈,多视角分析与总结量化数据。

提高语料库口译研究的量化与质性方法保证了结论的普遍性、代表性和应用性。

(2)整合语言和副语言特征研究

口译作为一种特殊的口语性交际行为具有言语和非言语(如副语言、身势语、口译客户人际距离等)的双重特点。未来研究可基于多模态口译语料库突破脱离工作情景的局限,观察口译过程中3个主体(即发言人、听众和译员)的非言语信息(如发言人的停顿、语调和重音,听众的笑声和面部表情)对口译质量和策略的影响。这能从不同侧面反映口译现场的真实生态情况,深入分析口译工作在线的语言和副语言失误的成因。

(3)突破口译教学的研究领域

自语料库翻译学诞生之日起,翻译教学研究一直受到关注,但迄今为止尚未取得实质性突破(胡开宝、毛腾飞,2012:391)。未来的研究应突破以下两个领域:

第一,口译语料库在教学中的应用。目前,已有的研究初步涉及了基于口译语料库研制教学训练系统,确立教材编写的理论、原则和步骤,建构与网络结合的教学模式。所以,未来研究重点是基于语料库研发口译教学操作模型,检验课堂应用的效果,分析学生使用反馈和教师内省数据。例如,教师可根据职业译员语料库(如“两会”)提取高频语块(如that being said,at the same time,I would like to say that),通过双语平行检索的对比总结站位情态类、语篇组织类、指示参照类等语块的口译规范,并通过阶段性测试检验语块对提高口译流利性的促进作用。

第二,口译语料库在自主练习中的应用。由于多模态口译语料库尚处于研制阶段,未来研究重点仍然是基于文字转写的口译语料库建构学生自主练习的模式。例如,学生从记者招待会、高新科技等专门口译语料库中提取术语进行译前准备和译后检查,也可在平行语料库中检索关键词(如房价、经济运行),参考职业译员的现场口译表现,形成自我评估和同行评估相结合的质量评估机制。

结语

我国语料库口译研究已有近十年的发展,经历了从语料库翻译学向语料库口译研究的理念述介,到口译语料库研制的理论探究,再到建库的实际操作研究,最后实现了初步的应用研究。这个过程日趋将语料库语言学和描写翻译学的方法融合,成为口译研究的新突破。但是,目前语料库口译研究仍停留在简单的检索和统计上,对口译产品进行词汇层面的描写和阐释。在未来发展中,学者应整合口译研究的特殊性与语料库语言学的一般性,形成得到普遍认同的基本假设、分析模型、价值观和标准方法,逐渐形成继认知加工范式、话语互动范式、社会文化范式等之后口译研究全新的语料库范式。这种从研究方法到研究范式的质性跨越必将推动口译研究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陈菁, 符荣波. 国内外语料库口译研究进展(1998-2012)[J]. 中国翻译,2014 (1) : 36–42.
[2] 陈圣白. 基于语料库的口译翻转课堂教学模式创新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15 (6) : 31–36.
[3] 陈振东, 李澜. 基于网络和语料库的口译教学策略探索[J]. 外语电化教学,2009 (1) : 9–13.
[4] 戴朝晖. 中国大学生汉英口译非流利现象研究[J]. 上海翻译,2011 (1) : 38–43.
[5] 胡开宝. 语料库翻译学:内涵与意义[J]. 外国语,2012 (5) : 59–70.
[6] 胡开宝, 吴勇, 陶庆. 语料库与译学研究:趋势与问题[J]. 外国语,2007 (5) : 64–69.
[7] 胡开宝, 陶庆. 汉英会议口译中语篇意义显化及其动因研究[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9 (4) : 67–73.
[8] 胡开宝, 陶庆. 汉英会议口译语料库的创建与应用研究[J]. 中国翻译,2010 (5) : 49–56.
[9] 胡开宝, 陶庆. 记者招待会汉英口译句法操作规范研究[J]. 外语教学与研究,2012 (5) : 738–750.
[10] 胡开宝, 毛腾飞. 国外语料库翻译学研究评述[J]. 当代语言学,2012 (4) : 380–395.
[11] 李德超, 王克非. 汉英同传中词汇模式的语料库考察[J]. 现代外语,2012 (4) : 409–415.
[12] 李涛, 胡开宝. 政治语篇口笔译中的级差资源重构[J]. 现代外语,2015 (5) : 615–623.
[13] 李鑫, 胡开宝. 基于语料库的记者招待会汉英口译中情态动词的应用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13 (3) : 26–32.
[14] 李鑫, 胡开宝. 记者招待会汉英口译释意性的语料库研究[J]. 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2015 (3) : 74–79.
[15] 刘和平, 许明. 探究全球化时代的口译人才培养模式[J]. 中国翻译,2012 (5) : 53–59.
[16] 刘剑, 胡开宝. 多模态口译语料库的建设与应用研究[J]. 中国外语,2015 (5) : 77–85.
[17] 潘峰, 胡开宝. 基于语料库的汉英会议口译中some的应用研究[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3 (2) : 95–100.
[18] 庞焱. 日中口译平行语料库的设计与建设[J].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12 (3) : 29–32.
[19] 陶友兰. 基于语料库的翻译专业口译教材建设[J]. 外语界,2010 (4) : 2–8.
[20] 王斌华, 秦洪武. 汉英口译目标语交际规范的描写研究[J]. 外语教学与研究,2015 (4) : 597–610.
[21] 王斌华, 叶亮. 面向教学的口译语料库建设:理论与实践[J]. 外语界,2009 (2) : 23–32.
[22] 王斌华. 语料库口译研究——口译产品研究方法的突破[J]. 中国外语,2012 (3) : 94–100.
[23] 王克非. 双语平行语料库在翻译教学上的用途[J]. 外语电化教学,2004 (6) : 27–32.
[24] 王克非. 中国英汉平行语料库的设计和研制[J]. 中国外语,2012 (6) : 23–27.
[25] 王丽, 李桃. 基于语料库的汉英会议模糊限制语口译研究[J]. 中国翻译,2015 (5) : 96–100.
[26] 王文宇, 黄燕. 英语专业高年级学生汉英口译中的语块使用研究[J]. 外语与外语教学,2011 (5) : 73–77.
[27] 王文宇, 黄艳. 语块使用与口译产出关系的实证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13 (4) : 28–35.
[28] 文秋芳, 王金铨. 中国大学生英汉汉英口笔译语料库[M].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08.
[29] 谢丽欣, 胡开宝. 记者招待会汉英口译中不定量词的应用研究[J]. 外语电化教学,2015 (1) : 17–22.
[30] 杨承淑, 邓敏君. 老手与新手译员的口译决策过程[J]. 中国翻译,2011 (4) : 54–59.
[31] 张威. 口译语料库的开发与建设:理论与实践的若干问题[J]. 中国翻译,2009 (3) : 54–59.
[32] 张威. 近十年来口译语料库研究现状及发展趋势[J]. 浙江大学学报,2012a (2) : 193–205.
[33] 张威. 口译研究的跨学科探索:困惑与出路[J]. 中国翻译,2012b (3) : 13–19.
[34] 张威. 口译语料库研究的原则与方法[J]. 外语电化教学,2013a (1) : 63–68.
[35] 张威. 线性时间对齐转写:口译语料库建设与研究中的应用分析[J]. 外国语,2013b (2) : 76–84.
[36] 张威. 中国口译学习者语料库的口译策略标注[J]. 外国语,2015a (5) : 63–73.
[37] 张威. 中国口译学习者语料库的副语言标注:标准与程序[J]. 外语电化教学,2015b (1) : 23–30.
[38] 张易凡, 许明武, 张其帆. 人称指示语语用功能与口译策略研究[J]. 中国翻译,2015 (4) : 104–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