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1, 43(3): 91-102 doi: 10.12002/j.bisu.339

语言学研究

美国公共危机话语互动式元话语特征解析研究——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的特朗普话语为例

王磊,, 王文文,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100024

An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teractional Metadiscourse in the American Public Health Crisis Discourse Based on Donald Trump’s Discourse during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Wang Lei,, Wang Wenwen,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Beijing 100024, China

责任编辑: 栗娜

收稿日期: 2020-08-10  

基金资助: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美国总统危机话语”(19BGJ025)

Received: 2020-08-10  

作者简介 About authors

王磊,博士,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教授,100024,研究方向:美国政治、外交话语与对外传播。电子邮箱: trudiwang@126.com

王文文,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英语学院,100024,研究方向:话语分析。电子邮箱: 1094753711@qq.com

摘要

本文以美国前任总统特朗普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白宫记者会上的发言为语料,运用语料库分析软件LancsBox 4.5对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话语中的互动式元话语进行定性和定量分析,总结其元话语特征,并据此对当前美国公共危机话语互动式元话语特征进行解析。研究发现,特朗普的新冠肺炎疫情话语利用危机建构人际互动资源,通过频繁运用自我提及语对个人形象进行自我建构,结合运用态度标记语、强调语、模糊限制语、参与标记语来表达个人政治主张以提高民众接受度,将竞选连任视为优先于公共卫生危机的目标。由此可见,美国公共卫生危机的互动式元话语特征体现了非公共卫生因素导致的危机话语对事实的扭曲,不但未能真正解释公共卫生危机的原因和解决方案,反而加重了公共卫生危机。

关键词: 元话语; 特朗普; 危机话语; 互动式元话语; 公共卫生话语

Abstract

This thesis explores the public health crisis discourse in the U.S. via an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former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s interactive metadiscourse. LancsBox 4.5 is used for the analysis of the corpus, which is based on speeches made by Trump at the White House press conferences during the outbreak of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The corpus is used for quantitative and qualitative analyses of Trump’s discourse during the public health crisis. The findings have revealed that Trump’s discourse related to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has employed the crisis to construct interpersonal interaction resources, frequently exploited markers of self-mentions to construct his personal image, and applied attitude markers, boosters, hedges, and engagement markers to improve public support for his re-election campaign. The current public health crisis discourse in the U.S. has been analyzed because the interactive metadiscoursive features of the public health crisis discourse in the U.S. reflect the distortion of the facts that are affected by non-public health factors, which not only fails to explain the causes of and solutions to the public health crisis, but also aggravates it.

Keywords: metadiscourse; Donald Trump; crisis discourse; interactional metadiscourse; public health discourse

PDF (1823KB) 摘要页面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引用本文

王磊, 王文文. 美国公共危机话语互动式元话语特征解析研究——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的特朗普话语为例.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1, 43(3): 91-102. DOI:10.12002/j.bisu.339

Wang Lei, Wang Wenwen. An Analysi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teractional Metadiscourse in the American Public Health Crisis Discourse Based on Donald Trump’s Discourse during the Coronavirus Epidemic. Journal of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2021, 43(3): 91-102. DOI:10.12002/j.bisu.339

引言

危机话语指个人或组织应对或解决危机的话语。现代危机管理不仅受社会和政治的影响,也与危机话语的使用息息相关。在发生重大突发公共卫生危机事件时,国家领导人的危机话语代表了一个国家应对危机的原则,影响该国危机应对的走向。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疫情危及全球,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①信息来自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网站:https://www.who.int/zh/news-room/detail/30-01-2020-statement-on-the-second-meeting-of-the-international-health-regulations-(2005)-emergency-committee-regarding-the-outbreak-of-novel-coronavirus-(2019-ncov)。)。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网站的报道,美国至少在2020年1月21日已经出现首例新冠肺炎病例(①信息来自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方网站:https://www.cdc.gov/media/releases/2020/p0121-novelcoronavirus-travel-case.html。)。之后,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和确诊病例数量不断攀升,在特朗普总统任职期间,美国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过世界预期。新冠肺炎疫情也使美国陷入经济和社会的多重危机之中,失业率飙升,保守派和自由派、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是否佩戴口罩、经济重启优先还是防疫优先等方面都难以达成一致。2020年3月,美国股市出现了5次熔断,道琼斯指数震荡明显(新浪财经,2020)。2020年5月,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于警察暴力执法,激化了长期以来因为黑人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低下而导致的种族矛盾,之后,美国各地爆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游行示威活动,并发展成为对美国历史上各种与种族主义相关的人物和作品的清算,美国国内矛盾尖锐化趋势日益明显。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美国出现的经济、社会、政治震荡与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阐述疫情暴发根源及抗疫措施的危机话语密不可分,其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话语呈现出利用危机、制造危机和深化危机的特征。

散布不实言论和极端言论,以危机话语获取选民支持是特朗普2016年出人意料地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的原因之一。特朗普在首次竞选总统时就通过污名化中国来争取美国中下层蓝领工人的支持,以论证其“美国优先”政策的必要性。2020年是美国的大选之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特朗普无法像正常的选举年一样举行大规模的竞选活动,而疫情蔓延也使其支持率下降。面临竞选连任以及美国政治、经济、疫情的多种压力,特朗普的危机话语旨在实现其竞选连任的目标,以至于不惜忽视、扭曲公共卫生危机的根源和科学的应对措施。本文尝试对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危机话语进行描述,分析美国公共卫生危机的互动式元话语特征及其背后的政治和社会原因。

一、文献综述

1.元话语相关研究

(1)元话语的概念及分类

美国语言学家Harris(1970)认为,文本中存在与意义无关、具有组织篇章结构、实现文本信息转换功能的语言结构,这为元话语概念的提出打下了基础。美国学者Williams(1981)明确使用了“元话语”(metadiscourse)这一术语,并将其定义为不受主题影响的话语中的话语(discourse of discourse)。此后,元话语在语言学领域得到了普遍接受和深入研究。Kopple(1985)认为,元话语是存在于文本基本命题信息之外的、可以引导读者对文本进行分类、解读和互动的话语。Hyland & Tse(2004)指出,元话语是作者用来明确和组织文本、并在一定语境下实现与读者交流沟通、传达观点态度的话语。因此,广义的元话语是能够组织篇章结构、表达情感态度、实现作者与读者互动、体现理解与情感引导的话语。

根据对元话语的不同定义,许多学者也对元话语进行了不同分类。本文采用Hyland(2005)提出的元话语分类框架,将元话语划分为交互式元话语(interactive metadiscourse)和互动式元话语(interactional metadiscourse)两大类。具体来看,交互式元话语指通过建构语篇内部逻辑关系来连贯语篇层次结构和引导读者理解文本的话语;互动式元话语指通过对语篇的介入或评价针对观点态度进行“发声”,引导读者对文本进行思考,从而实现互动的话语(Hyland,2005)。

(2)元话语的相关研究进展

元话语理论在提出和发展最初,主要关注学术写作的结构层次及其人际功能(Williams,1981;Kopple,1985;Crismore et al.,1993;Hyland,1998;Hyland & Tse,2004;Hyland,2005),如Hyland(1998)就从修辞角度分析了元话语的语用意义。随着相关研究的深入,国内外学者对元话语的体裁范围和研究方法等方面的研究不断发展,分析了诸如新闻报道、评论、政府机构的政治语篇、高校网站主页的校长欢迎辞、期刊论文以及学位论文中元话语的使用情况(谢君,2011;黄勤、熊瑶,2012;鲁英,2012;Kawase,2015)。关于元话语的其他研究主要关注课堂教学、商务谈判和翻译等过程中的元话语运行机制和人际作用(谢群,2012;闫涛、张丽云,2013;伍小君,2014)。

由此可以看出,元话语研究从最初应用于学术写作领域发展到应用于多个语篇领域,关注的都是元话语的篇章组织功能和人际互动功能。但目前,根据某一话语主题(如危机话语)探讨元话语在特定话语领域的研究还相对较少。Fuoli(2013)基于元话语的概念,采用语料库的方法对危机情境下商务信函的话语使用进行了探析。笔者在中国知网(CNKI)中,以“元话语”和“危机话语”为关键词对期刊论文进行检索时发现, 截至2021年4月,文献检索结果数量为0。由此可以看出,国内对于危机话语领域中的元话语研究还有待补充。为此,本文拟通过研究危机情境下政治语篇中危机话语的元话语,探析危机情境中说话者的交际动机及话语建构特点。

2.危机话语的相关研究进展

国内外对于危机的研究在早期均集中于管理、传播及公共关系领域。随着对这些领域研究的不断深入,许多学者意识到话语在危机管理中的重要作用,进而开始对危机主体产生的话语开展研究(如刘一弘,2017;张季树、王雪玉,2017)。在语言学领域,有些研究从语用学角度出发,探析特定语用准则下危机事件中的语言行为(如胡范铸,2002);有些研究从修辞学角度分析了危机话语中的修辞策略对国家形象建构的影响(如樊小玲,2013);还有一些研究从批评话语分析的角度解构了隐藏于危机现象中的政治因素(如丁建新、秦勇,2013)。目前,从元话语视角开展的有关危机话语的研究还十分罕见。本文拟通过分析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话语中的互动式元话语,探析特朗普危机话语的特点及策略,旨在总结美国公共危机话语的元话语特征。

二、研究设计

1.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本研究以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话语为研究对象,选取2020年2月27日、3月13日、4月10日、4月16日这4个美国疫情关键时间点特朗普在白宫记者会上的发言为语料(①4次发言的原文网址依次为:https://trumpwhitehouse.archives.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vice-president-pence-members-coronavirus-task-force-press-conference;https://trumpwhitehouse.archives.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vice-president-pence-members-coronavirus-task-force-press-conference-3/;https://trumpwhitehouse.archives.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vice-president-pence-members-coronavirus-task-force-press-briefing-24/;https://trumpwhitehouse.archives.gov/briefings-statements/remarks-president-trump-vice-president-pence-members-coronavirus-task-force-press-briefing-27/。),共40 507词。笔者采用定性与定量相结合的方法,自建语料库,根据Hyland(2005)的元话语分类,运用语料库分析工具LancsBox 4.5,定量分析各类互动式元话语所占比例;在量化分析的基础上,对数据和案例文本进行定性分析,进而总结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在内容上呈现出来的特点,探析特朗普危机话语的互动式元话语特点及策略,阐释美国公共危机话语的特征。

Hyland(2005)认为,互动式元话语可以分为5类:①模糊限制语(hedges),指通过模糊的推测语气来表达信息的主观性、激发多样性观点的元话语,如“possible”“might”“about”等;②强调语(boosters),指通过语气加强来增强观点影响力的元话语,如“in fact”“definitely”“it is clear that”等;③态度标记语(attitude markers),指通过态度表达来体现说话者对所表述内容的主旨认可程度的元话语,如“appreciate”“like”“hope”“happy”等;④自我提及语(self mentions),指通过第一人称代词及其变化形式来表达自己意识和形象的元话语,如“I”“me”“my”“we”“our”“us”等;⑤参与标记语(engagement markers),指通过吸引注意力进行互动和交流的元话语,如“you know that”“right?”“note that”等。

2.数据收集

根据Hyland(2005)对元话语的分类,本文对自建的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话语语料库进行检索,分别统计了互动式元话语中各类元话语出现的频次及占比(见表1)。

表1   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话语中互动式元话语的分类情况统计

分类出现的频次(次)占总数的比例(%)
模糊限制语1424.89
强调语250.86
态度标记语53618.46
自我提及语2 05570.76
参与标记语1465.03
总计2 904100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通过统计分析发现,在选取的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语料库中,互动式元话语共出现了2 904次,这表明该类元话语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得到了广泛使用。其中,自我提及语类型的互动式元话语使用频次最高,且出现次数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互动式元话语,共有2 055次,出现频次占互动式元话语总频次的70.76%;强调语类型的互动式元话语使用频次最少,仅占总频次的0.86%;其他类型的互动式元话语使用频次占比从高到低依次为态度标记语(18.46%)、参与标记语(5.03%)和模糊限制语(4.89%)。

三、分析与讨论

互动式元话语的使用能够使受众参与到说话者的语篇建构活动中来,实现说话者与受众超越语篇层次的交流互动。美国实行的是联邦制度,每个州采取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各有差别。其中,保守派占多数、支持共和党的州倾向于支持特朗普,认为新冠肺炎不过是一种感冒,主张复工优先;自由派占多数、支持民主党的州则倾向于反对特朗普,认为其未能有效领导美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主张抗疫优先。而对于特朗普来说,竞选连任比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更重要。因此,特朗普在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除了向民众传递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信息之外,往往还希望通过人际互动取得受众的信任,并劝说他们支持其所有的政策主张,进而在总统选举中获胜连任。

2020年5月7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了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提出的重启经济计划的民意调查结果。该调查结果显示,在2020年4月29日至5月5日期间,68%的美国民众认为各州政府解除对新冠肺炎疫情有影响的公共活动的限制还为时尚早(①信息源自美国皮尤研究中心的美国民意调查报告:https://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20/05/07/americans-remain-concerned-that-states-will-lift-restrictions-too-quickly-but-partisan-differences-widen/。)。自2020年4月以来,美国民众对重启经济计划的看法也因党派倾向不同而大相径庭。美国共和党人尤其是保守派的共和党人希望可以尽快地复工复产并开放公共场所,而大多数民主党人则认为不应该过早重启经济。另外,从民意调查结果可以看出,因党派不同,选民对于疫情的认知也存在较大分歧,民主党人与共和党人再次出现了立场分歧。面对日益攀升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字,美国共和党人及其支持者仍然只愿意听信特朗普的一面之词,即使在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冠肺炎疫情列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他们仍然认为新冠肺炎只是一场“大流感”。

表1可以看出,自我提及语是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话语中出现频次最高的互动式元话语,其中使用的自我提及语有“I”“me”“my”“we”“us”“our”等。自我提及语在语篇中往往用于表现自己的意识与形象。例如:

例(1)As I have said for some time now, a national shutdown is not a sustainable long-term solution. To preserve the health of our citizens, we must also preserve the health and functioning of our economy.(特朗普,2020-04-16)(②该例句选自特朗普在2020年4月16日白宫记者会上的发言,在正文中标记为“特朗普,2020-04-06”,下同。)

由例(1)可见,特朗普在此次白宫记者会上宣布重启经济计划,主张各州分阶段解除封闭措施,逐步恢复经济。Hyland(2010)认为,说话人会在语篇建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展示个人观点,因此,说话人通常会在情境、身份、立场等因素的影响下有意识地选择使用自我提及语。在例(1)中,特朗普通过运用自我提及语“I”表明其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发挥的领导作用,宣称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已度过高峰,应该重启经济。特朗普在任期间,一直将经济表现作为自己执政的亮点,但新冠肺炎疫情却使美国经济陷入低谷。为此,在特朗普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话语中,“I”和“economy”等与经济相关的词同时出现的频次较高,旨在通过这种搭配,凸显其对经济发展的重视,不断提醒民众其在位期间为美国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并将经济发展减缓的责任推给美国民主党,将支持防疫优先等同于阻碍经济发展,借以转移民众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关注。

例(2)Through this unified national endeavor, we have made great progress. You could really say incredible progress.(特朗普,2020-04-16)

在例(2)中,特朗普运用自我提及语“we”来肯定其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方面取得的重大成就,以缓解民众对美国疫情的恐慌,使各州政府及民众能够积极响应恢复经济的号召,同时塑造自己成功领导美国度过危机的总统形象,为2020年的美国大选做好铺垫。

美国第43任总统小布什(George W. Bush)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恐怖袭击事件后使用的危机话语中,如“I”“we”等个人化语言的使用频次非常高(王磊,2010:144)。在特朗普的新冠肺炎疫情危机话语中,自我提及类元话语的使用也很频繁。这说明在危机情境下,特朗普采取了与小布什相同的话语策略,即通过使用特定的话语呈现出浓厚的个人领导色彩,驱除质疑的声音,使民众产生依赖心理,以此取得公众对他本人及其决策的信任和支持。

态度标记语的使用是说话人对于命题内容态度的外显,体现了说话人对语篇的显性评价。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出现次数较多的态度标记语为“happy”“good”“incredible”“hope”等。例如:

例(3)And we're going to do it very quickly. And I hope we won't need it very long, but whatever it takes.(特朗普,2020-03-13)

特朗普在2020年3月13日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记者就美国处于紧急状态的时限问题提问,对此,特朗普并没有明确给出对这一时限的准确预测,而是以态度标记语“hope”一词表达了对此事的态度。从例(3)可以看出,特朗普对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缺乏全面掌控和了解,但他希望民众认为其政府采取了有效措施,控制了疫情。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发言中多采用较为积极的态度标记语来调动受众在危机情境下的情绪,以此来获得民众的支持。

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态度标记语是使用频次位列第二的互动式元话语,特朗普运用“happy”“incredible”“good”等词向民众展示其领导美国抗疫取得的“重大”进步,以赢得民众的认可和肯定,为其决策进行合理化辩护。这一技巧也体现在小布什关于“9·11”恐怖袭击事件的危机话语中,小布什同样使用了“disbelief ”“terrible sadness”“unyielding anger”等态度类词语强调这一事件的残酷性,煽动受众的情绪以引起共鸣,为其实施反恐政策进行合理化辩护(王磊,2010:142)。

参与标记语是说话人引导受众参与到语篇建构的过程中,拉近说话人与受众的距离以使其接受自己的观点,并按自己的意愿来理解命题内容的元话语。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出现次数较多的参与标记语为“you know”和“right?”。

例(4)Think of it: $500-billion-a-year deficit. Not—$500 million is a lot of money, right? It's not—everyone thinks I've made a mistake when I say “$500 trillion.” “No, you mean $500 million.” “No, I said 500-billion-dollar-a-year deficit with China for a long time.”(特朗普,2020-04-10)

2020年4月11日,美国宣布50个州全部进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灾难状态,而在前一天特朗普还在不断谈及中美贸易冲突。自特朗普首次参加总统选举以来,“中国议题”一直是特朗普借以争取美国民众支持的主要议题。特朗普以中国的发展威胁了美国经济来论证“美国优先”战略的必要性,其实现手段是减少美国承担的国际责任,要求其他国家尤其是中国放弃已有的技术优势。在例(4)中,特朗普运用参与标记语“right?”引导美国受众将中国看作敌人,企图将全部责任推卸给中国。

模糊限制语的使用能够降低说话人对命题内容的肯定程度,为与受众的交流提供协商空间,避免命题被推翻。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出现次数较多的模糊限制语为“may”和“possible”。

例(5)We may not need it; you understand that. But in case—we're looking at worst-case scenario. We're going to be set very quickly.(特朗普,2020-02-27)

2020年1月21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就报告了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时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直到一个多月之后的2月27日才作出正式发言。从特朗普在发言中运用的模糊限制语“may”也能够看出,他对新冠肺炎的了解不多,因而较少谈及美国疫情的详细信息。

强调语的使用能够增强命题内容的可靠程度,提高受众的认可度。在特朗普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出现次数较多的强调语为“in fact”。

例(6)In fact, the administration has the—as you know, the lowest average unemployment of any administration in history.(特朗普,2020-02-27)

在例(6)中,特朗普仍引导民众将注意力放在经济发展上,通过使用强调词语“in fact”加强语气,指出在其任期内美国拥有历史上最低的失业率,提高受众对其在美国经济发展中作出贡献的认可程度。特朗普上任以来备受外界对其不诚实的指责,特朗普的发言人甚至公开提出“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的说法,但特朗普仍大量使用强调词语“in fact”(①此处选自美国有线电视台新闻网(CNN)刊发的文章“Conway: Trump White House offered ‘alternative facts' on crowd size”,网址为:https://edition.cnn.com/2017/01/22/politics/kellyanne-conway-alternative-facts/index.html。)。

互动式元话语在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使用频次较高,这表明特朗普善于在危机话语中利用人际互动资源,拉近与民众的距离,取得他们的信任与认同,从而通过危机话语实现对美国政治和民意的操控。

以上对特朗普在美国出现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至宣布美国经济重启期间的话语分析表明,在特朗普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重点仍然是经济发展。特朗普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通过频繁使用自我提及语凸显其在此次危机中的领导作用,强调其政府在推动美国经济发展中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以提升自己的民众支持率,从而实现再选连任的目标。同时,通过态度标记语、参与标记语、模糊限制语及强调语的使用,促使民众支持其复工复产、淡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政策主张,达到为自身逃避抗疫责任辩护的目的,从而为参加2020年美国大选做好铺垫,实现对美国政治议程的操控。

结论

互动式元话语的使用不仅有利于建构语篇的命题内容,还有利于建构说话者与受众之间的互动关系。通过分析特朗普有关新冠肺炎疫情的危机话语中互动式元话语的特征,本研究认为,美国政府的公共卫生危机话语具有两个重要特征:第一,在危机环境下,美国政要如前任总统特朗普多利用人际资源与受众进行交流,表明对危机事件的明显介入,展现同理心,拉近与受众的距离,缓解受众在紧急情境下的紧张和恐慌心理;第二,面对危机情境,美国政要的危机应对话语强调所谓的“客观事实”,实际上是为了维护个人和国家形象而夸大其词,甚至出于选举等利益考量而忽视公共危机话语的道德约束力。

由此可见,美国公共卫生危机的互动式元话语特征使美国公共危机话语在美国政治和外交中起到了设置话语议程的作用,但是,因为其他非公共卫生因素导致危机话语对事实的扭曲,尤其是对危机中美国总统个人领导作用的夸大,导致美国公共卫生危机话语产生异化,不但未能真正解释公共卫生危机发生的原因和解决方案,反而加重了公共卫生危机。

参考文献

Crismore A, Markkanen R & Steffensen M S.

Metadiscourse in persuasive writing: A study of texts written by American and Finnish university students

[J]. Written Communication, 1993, 10(1):39-71.

DOI:10.1177/0741088393010001002      URL     [本文引用: 1]

Fuoli M.

Negotiating Trust during a Corporate Crisis: A Corpus-Assisted Discourse Analysis of CEOs’ Public Letters after the Gulf of Mexico Oil Spill

[C]. Santiago de Compostela:ICAME 34 English Corpus Linguistics on the Move: Applications and Implications, 2013.

[本文引用: 1]

Harris Z. Linguistic transformations for information retrieval[M]//Harris Z S. Papers in Structural and Transformational Linguistics. Dordrecht: Springer, 1970:458-471.

[本文引用: 1]

Hyland K.

Persuasion and context: The pragmatics of academic metadiscourse

[J]. Journal of Pragmatics, 1998, 30(4):437-455.

DOI:10.1016/S0378-2166(98)00009-5      URL     [本文引用: 2]

Hyland K. Metadiscourse:Exploring Interaction in Writing[M]. London: Continuum, 2005.

[本文引用: 6]

Hyland K.

Metadiscourse:Mapping interactions in academic writing

[J]. Nordic Journal of English Studies, 2010, 9(2):125-143.

DOI:10.35360/njes.220      URL     [本文引用: 1]

Hyland K & Tse P.

Metadiscourse in academic writing: A reappraisal

[J]. Applied Linguistics, 2004, 25(2):156-177.

DOI:10.1093/applin/25.2.156      URL     [本文引用: 2]

Kawase T.

Metadiscourse in the introductions of PhD theses and research articles

[J]. Journal of 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 2015, 20:114-124.

DOI:10.1016/j.jeap.2015.08.006      URL     [本文引用: 1]

Kopple W J V.

Some exploratory discourse on metadiscourse

[J]. College Composition and Communication, 1985, 36(1):82-93.

DOI:10.2307/357609      URL     [本文引用: 2]

Williams J M. Style: Ten Lessons in Clarity & Grace[M]. Glenview: Scott,Foresman, 1981.

[本文引用: 2]

丁建新, 秦勇.

社会认知批评话语分析中的非政治化和突生结构——以龙卷风Sandy新闻报道为例

[J]. 外语研究, 2013(2):8-13.

[本文引用: 1]

樊小玲.

国家形象修辞中的核心话语和支持性话语——基于H7N9与SARS时期官方媒体报道的分析

[J]. 当代修辞学, 2013(4):10-18.

[本文引用: 1]

胡范铸.

突发危机管理的一个语用学分析——兼论语言学的研究视界

[J].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2, 34(6):51-57.

[本文引用: 1]

黄勤, 熊瑶.

英汉新闻评论中的元话语使用对比分析

[J]. 外语学刊, 2012(1):99-103.

[本文引用: 1]

刘一弘.

危机管理的意义建构——基于“甲流”事件的政府话语分析

[J]. 公共管理学报, 2017, 14(4):118-128.

[本文引用: 1]

鲁英.

政治语篇中的人际元话语研究——以2012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为个案

[J]. 外语学刊, 2012(5):52-55.

[本文引用: 1]

王磊. 权力的修辞——美国外交话语解析[M].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10.

[本文引用: 2]

伍小君.

元话语翻译中的译者主体性研究

[J]. 外语学刊, 2014(6):7-10.

[本文引用: 1]

谢君.

国内外高校网站主页校长欢迎辞语类的元话语对比分析

[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1, 33(6):25-30,42.

[本文引用: 1]

谢群.

商务谈判中的元话语研究——商务话语研究系列之一

[J]. 外语研究, 2012(4):19-23.

[本文引用: 1]

新浪财经.

道琼斯指数

[EB/OL].(2020-07-18)[2020-07-20]. http://stock.finance.sina.com.cn/usstock/quotes/.DJI.html.

URL     [本文引用: 1]

闫涛, 张丽云.

基于语料库的高校英语教师课堂元话语多维功能机制研究

[J]. 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3, 36(2): 59-64,127-128.

[本文引用: 1]

张季树, 王雪玉.

社会危机语境下的美国总统语用身份建构

[J]. 东南传播, 2017(1):30-33.

[本文引用: 1]

版权所有 ©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南里1号 邮编:100024
电话:010-65778734 传真:010-65778734 邮箱:flexuebao@126.com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