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1, 43(3): 103-115 doi: 10.12002/j.bisu.340

青年学者论坛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与中医药典籍多模态翻译

陈静,1, 刘云虹,2

1.西安外国语大学欧洲学院

2.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The Illustrated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and the Multimodal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exts

Chen Jing,1, Liu Yunhong,2

1. Xi’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Xi’an 710128, China

2. Nanjing University, Nanjing 210023, China

责任编辑: 刘继安

收稿日期: 2020-04-27  

基金资助: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文学外译批评研究”(16BYY009)
西安外国语大学研究生科研基金一般项目“多模态视域下中医药典籍外译研究——以《黄帝内经》漫画译本为例”(SSYB2020056)

Received: 2020-04-27  

作者简介 About authors

陈静,西安外国语大学欧洲学院,710128,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电子邮箱: chenjingfayu@163.com

刘云虹,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青年学者,210023,研究方向:翻译理论与实践。电子邮箱: ningyunhan@126.com

摘要

近年来,随着中医药“走出去”步伐的不断加快,中医药典籍外译的重要性日益凸显。《黄帝内经》是我国古代医学成就的集大成者,对其开展译介,对我国中医药典籍更好地走向世界、传递独特的中国声音具有不容忽视的意义,值得翻译界深入关注。1997年,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出版,为中医药典籍在海外的传播提供了新的多模态实践路径。长期以来,翻译研究多以语言研究为中心,忽视了其他符号资源在语篇意义构建中的作用。本文聚焦中医药典籍的多模态翻译,选取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作为研究对象和切入点,从文字模态和图像模态两个方面进行考察,先是分析了该译本文字模态翻译部分存在的问题与不足,然后对比分析了该译本图像模态的叙事效果,最后总结该译本的不足之处对于读者接受和中医药典籍传播的影响,并提出相关翻译建议,以期为未来的中医药典籍译介提供借鉴。

关键词: 黄帝内经; 中医药典籍; 漫画; 多模态; 翻译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importance of the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exts has increased due to the acceleration in the pace of the dissemin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As a masterpiece of ancient Chinese medical achievements, the translation and the introduction of Huangdi Neijing has a meaning that cannot be ignored if traditional classical works describing Chinese medicine are to be disseminated across the world and convey China’s unique voice; thus, they are worthy of in-depth attention in the field of translation. In 1997, the comic version of Huangdi Neijing, The Illustrated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was published, providing a new multimodal path for the dissemin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ises overseas. Historically, translation studies have centered on language studies, and have ignored the role of other symbolic resources in constructing textual meaning. This paper focuses on the multimodal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ises and examines them from the dual aspects of text modality and image modality. On one hand, it summarizes the problems and shortcomings of the translation of the text part; on the other hand, it compares and analyzes the translation of image modal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image narration. Finally, it summarizes its influence on the readers’ acceptance and the dissemin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exts, and provides suggestions for presenting the classics as comics in the hope of providing references for the translation of and introduction to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Keywords: Huangdi Neijing;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comics; multimodality; translation

PDF (2473KB) 摘要页面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引用本文

陈静, 刘云虹.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与中医药典籍多模态翻译.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1, 43(3): 103-115. DOI:10.12002/j.bisu.340

Chen Jing, Liu Yunhong. The Illustrated Yellow Emperor’s Canon of Medicine and the Multimodal Translation of Classical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exts. Journal of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2021, 43(3): 103-115. DOI:10.12002/j.bisu.340

引言

《黄帝内经》是我国现存最早且较为系统的医学典籍,是我国古代医学成就的集大成者。作为中国文化对外译介与传播过程中的重要一环,《黄帝内经》的译介工作自1925年开始至今从未停止。然而,由于中外文化差异显著,单一文字模态的翻译难以有效促进我国中医药典籍的译介与传播。1997年,北京海豚出版社出版了由周春才、韩亚洲等编绘的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该译本选取了《黄帝内经》中有关养生的章节并加以删减,以海外读者普遍感兴趣的“中国古代延年养生奇书”作为宣传重点,以流畅的英文内容配以通俗易懂的漫画,图文并茂地译介了《黄帝内经》的养生思想,为中医药典籍在海外的推广与普及提供了新思路。

但该译本的市场接受度并不尽如人意:在国外,该译本在全球最大的图书销售网站——亚马逊上销售量惨淡,全球读者对该译本的评论也仅有寥寥数条;在国内,中国知网上暂时还没有针对该译本的具体研究成果,笔者以该译本的名称进行全文搜索发现,学者们大多是在《黄帝内经》英译综述中粗略提及该译本,甚至有观点批评该译本“翻译策略不统一,缺乏系统性”(杨渝、陈晓,2020)。同为典籍漫画译本,蔡志忠的国学漫画在全球形成了广泛的接受热潮;同为《黄帝内经》英译本,其他译本也引起了社会各界较多的关注。相比之下,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明显处于边缘地位,为此,翻译界有必要予以关注。本文将聚焦中医药典籍的多模态翻译,分析该译本的得失及其对读者接受与中医药国际传播的影响,以期为中医药典籍乃至中文典籍的漫画翻译提供借鉴。

一、多模态与典籍漫画编译

编译指编辑和翻译,是先编后译、夹杂着编辑的翻译活动——根据翻译对象的特殊要求对一篇或几篇原作加工整理后再进行翻译(刘丽芬、黄忠廉,2001:42)。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也经历了编辑和翻译两个过程。该译本选取了《黄帝内经》中有关养生的章节并加以删减,其中包含《素问》二十篇、《灵枢》十二篇,同时增加了《〈黄帝内经〉的诞生》《〈黄帝内经〉天地人相应概说图》《黄帝内经十二官示意图》《十三方》和《性情修养范例》等章节,为读者提供了相关的知识介绍;经过编辑之后,漫画家将其改编成漫画,并由译者进行翻译,最终形成了多模态漫画译本。

模态指在社会文化中形成的具有创造意义的符号资源(Kress & van Leeuwen,2001:20)。多模态指在具体语境中两种以上模态并存的现象,这些模态包括书面语言、口头语言、形象等(Gibbons,2012:8)。也就是说,在具体语境中包含两种及以上模态的语篇,就属于多模态语篇。因此,包含文字、图像两个模态的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属于多模态漫画语篇。与单一模态的纯文本译本相比,漫画的译介形式可以丰富典籍译介的符号特点,增强趣味性和可读性,使内容更加通俗易懂,更适合不同文化层次、不同年龄阶段的读者。图像具有直观性、象征性、共时性等特点,语图互文可较好地实现语境补缺,填补中西方的文化差异,帮助读者解读文本内涵。从读者需求的角度来看,在互联网语境下,读者的接受心理通常具有简单性的特点,阅读形式趋于碎片化,以漫画形式对典籍进行译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学术藩篱,满足读者需求,弱化异域读者对中医药典籍的某种抗拒心理。因此,具有多模态特点的漫画不失为一种比较理想的译介与传播路径。

多模态语篇分析将所有符号资源一视同仁,考察其在意义构建中所起的作用(冯德正,2017:8)。因此,漫画译本中的图像模态和文字模态都应该首先实现自身的意义,形成合理的图文结构,促进图像与文本间的良性互动,从而共建语篇意义。为此,我们将从文字模态和图像模态两个方面考察该译本在译介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与不足,并进行评析。

二、文字模态翻译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属于文化普及型文本,篇幅短小,译文简单流畅,采用的是归化与异化相结合的翻译策略。译本中涉及很多中医术语,这类专门词汇在一国语言中所占比例虽然较小,作用却极为重要,是一种文化区别于另一种文化的象征(李照国,1997:25)。该书译者在翻译中医术语时多采用“音译+注释”策略,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中医药典籍译本的异质性特征,如“阴”译为“yin”,“阳”译为“yang”,“气”译为“qi”等,并通过注释加以解释;此外,还有一部分词汇被直接翻译为现代医学术语。然而,总体来看,该译本虽具有一定价值,但存在术语译法不尽统一、一词多译、实指不明、错译等不容忽视的问题,容易引起读者的疑惑和误解,不利于其国际传播与接受。

1.术语译法不尽统一

术语翻译应遵循准确性和体系性等原则,但在该译本中,术语译法前后不统一的现象较为明显。例如,“偏枯”意为“偏瘫,半身不遂” (①详见网址: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1%8F%E6%9E%AF/4291688。),与西医术语所指相同,均指一侧肢体瘫痪。术语“偏枯”第一次出现在《生气通天论篇第三》中,译者将其音译为“pianku”,并加以注释;第二次出现在《阴阳别论篇第七》中,译者却直接将其译为西医中的“partial paralysis”。类似情况多次出现,如“五行”被先后译为“wuxing”和“five elements”;“腠理”(即肌肉和皮肤的纹理)被先后译为“couli”“the furrows of the skin and muscle”和“muscle”;“精气”被先后译为“jing qi”“vital qi”“vital essence”“essence”和“energy”。该译本中存在大量类似这种关键性术语译法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在阅读过程中很容易令读者感到疑惑不解、不知所言。

2.一词多义、实指不明

在《黄帝内经》中,许多术语具有丰富的内涵,同一个词在不同语境下的指代内容往往会存在差异,需仔细加以辨析。例如,《上古天真论篇第一》中提到,男子不超过64岁,女子不超过49岁,他们的精气就会枯竭(周春才、韩亚洲,1997:8;以下引用该文献时仅标注页码)。这里的“精气”指的是肾脏中储藏的“先天之精”,是“禀受于父母的生殖之精” (①详见网址:https://baike.baidu.com/item/%E8%82%BE%E7%B2%BE。),译者将其译成“vital essence”,过于抽象,使读者难以联想并领会到该词的真正含义。《生气通天论篇第三》中提到,阴气平和,阳气固密,精神才能正常,如果阴阳分离而决裂,精气也就随之竭绝了(34)。此处“精气”指构成生命和维持生命的基本物质和功能,译者译成“vital qi”,依然未能明确该词的实指。《营卫生会第十八》中有一句“营卫者,精气也”(133),这里的“精气”指的是“营气”和“卫气”,而译者翻译为“vital essence”,与前文中提到的“生殖之精”译法一致,难以让读者领会到“精气”与“营气”“卫气”之间的关系。拥有多重含义的术语还有很多,如“血海”“阴阳”等,所以在翻译时不可一概音译或者直译。笔者认为,此类翻译可运用“音意结合”策略,即对相关概念先作音译,再作意译(李照国,2009:5),如上文提到的“先天之精”建议译为“jing qi(sex cell)”,从而使译文更为准确和凝练。

3.错译

该译本的主要编绘者周春才和韩亚洲都是画家,可能并不具备系统的中医药文化知识框架,对一些病症的含义存在理解不到位的情况,导致译本中出现了不少错译。例如,《阴阳别论篇第七》中提到,太阳经发病会形成“痈肿”“逆冷”及“颓疝”,其中,“颓疝”特指“寒湿下注所引起的阴囊肿大胀痛或麻木不知痛痒”(李经纬等,2004:1979)。译者将这一术语翻译为“颓疝”的上位词“hernia”(疝气),但“疝气”实指人体内某个脏器或组织离开其正常解剖位置,通过先天或后天形成的薄弱点、缺损或孔隙进入另一部位所引发的临床综合征(戎姣等,2018:871)。译者使用上位词“hernia”模糊了“颓疝”的概念,属于错译。又如《生气通天论篇第三》中提到,出汗后受到湿邪侵袭,可能出现小疖和汗疹(23)。其中“小疖”指“皮肤、毛囊及皮脂腺的急性化脓性炎症”(①详见网址:https://baike.baidu.com/item/%E7%96%96/507827。);“汗疹”指“出汗不良性湿疹,是发生在掌和指(趾)的复发性水泡性疾病”(②详见网址:http://www.yixue.com/%E6%B1%97%E7%96%B9。)。两者病因虽然相同,都是因为出汗之后受到湿邪侵袭,但病理范畴却不同,译者用“boils”(疖)一词进行统一替换,属于错译。《生气通天论篇第三》中还提到,寒气久滞不通容易形成“痿疮”,这是生于体表的急性化脓性疾病,在《外科真诠》卷中有详细的解释——“痿疮初起形如绿豆,色红,大如梅李,血不出,脓不生,痛不止,久则延及遍身”(③详见网址:http://www.zysj.com.cn/lilunshuji/zhongyicidian2057/194-2-7.html。)。译者将“痿疮”翻译为“piles”(痔疮),属于没有理解原文内涵的错译。该译本中类似的术语错译还有一些,如将“风疾”(指风痹、半身不遂等症)翻译为“malaria”(疟疾)等。总之,该译本中的术语错译体现了译者在对原典籍内涵的把握方面存在一定欠缺,在一定程度上挫伤了异域读者的文化接受积极性。因此,只有选择具有中医知识背景的译者进行译介,才能“赢得异域行家的承认和异域读者的反响”(吕敏宏,2011:11)。

三、图像模态编绘

漫画是一种雅俗共赏的叙事体裁,漫画叙事的本质是图像叙事。图像叙事会受多重因素影响,一般来说,视觉信息和图文结构两个方面的影响最为主要。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在图像叙事方面有得有失,翻译质量有待进一步提升。

1.视觉信息与图像叙事

“漫画是一种最具亲和力、最容易‘侵略'读者的武器,……译本为文言文的古书很难引起一般读者的兴趣,但是译本改编古书的漫画就不同了,它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好奇,进而翻阅,进而详谈,进而对该书原文发生兴趣。”(蔡志忠,2009:13)相比于纯文字,图像是一种直观的符号,能将语篇中的视觉信息成分一目了然地呈现给读者。因此,漫画所具有的图像性质决定了漫画更能吸引读者。视觉信息成分是读者在接收图像时最先关注到的元素,是实现图像叙事的前提。Royce(2013:67-70)认为,视觉信息成分由图像的参与者(包括人物等动态物体和景观等非动态物体)及其运动过程、环境和属性等直观元素构成。

在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人物是主要的视觉信息成分,人物肖像作为一种符号对展示人物的思想性格起到了很好的烘托作用(杨向荣、黄培,2014:85)。在该译本中,出现了以黄帝和岐伯为主的多个人物:黄帝被刻画为长须飘飘,盘坐于蒲团之上的智慧老者,头戴悬有玉旒的帝王冠冕以表明身份(见图1);岐伯被刻画为短须智者的形象,戴着臣子头冠,盘坐于蒲团之上,正在回答问题(见图2);译本中的其他人物则是译者出于叙事目的而编绘出来的。在人物形象的处理上,编绘者多采用写意手法,用简单的线条勾画出人物,展现出来的人物神态、表情和情绪都较为单一;用于具体情景的其他人物形象绘制则更为粗糙,甚至出现了表情呆滞、面目狰狞的情况(见图3),不利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图像意义的传达。相较而言,蔡志忠和Brian Bruya合作的《论语》漫画英译本中的人物形象线条勾画虽然简洁,但却十分灵动,他们灵活运用变形或夸张的表现手法,寥寥几笔就表达出了人物的情绪。例如,在描绘“君子不重则不威”时,刻画了一个衣冠不整、醉生梦死却故作威严的老师形象和两个嬉皮笑脸、敷衍了事、不尊重老师的学生形象(见图4),虽然五官简单,人物形象却栩栩如生,准确传递了人物情绪,使语篇内涵更加直观易懂。

图1

图1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描绘的黄帝形象


图2

图2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描绘的岐伯形象


图3

图3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描绘的人物形象


图4

图4   《论语》漫画英译本中描绘的人物形象(Bruya & Tsai,2005


在编绘人物时,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也不乏出现极端化处理的情况。例如,在《上古天真论篇第一》中,岐伯解答为何老者依然可以生子时,译者添加了一个身穿连衣裙、脚踩高跟鞋的护士来普及生理知识(见图5)。这种现代化视觉信息成分的加入尽管可以拉近与读者的距离,起到普及知识的作用,但也削弱了文本的异质性,难免会令读者产生不今不古的另类感。

图5

图5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描绘的护士形象


2.图文结构与图像叙事

漫画是一种语言和图像相结合的艺术形式(强晓,2014:50)。在图文结构方面,漫画类图书中的语言文字通常与图像一起呈现,语言与图像相互交融,语言文字的独立性被取消,故事叙述在一幅幅节奏感强烈的图像转换中完成(尹士刚,2014:31)。漫画中图像与文本的组合结构是漫画家在进行创作布局时需要考虑的重点之一;漫画的图文结构是否合理得当,也是评判漫画作品成功与否的关键。一般认为,当图像和语言结合时,图像的影响力是首要的,所配语言则变得次要(Barry,1997:78)。在漫画中,“画”是主体,文字起补充信息的作用。若仔细观察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的图像与文字结构可以发现,在各分格漫画中,相关文字单独成段置于图像上方,且分格与分格之间的文字连接紧密,承载了大部分甚至全部信息,这样虽然可以实现连贯完整的叙事,但在一定程度上割裂了本应紧密互补的图文结构。为此,读者在阅读时很可能侧重于文字阅读而忽略了图像的叙事功能。这种“文字第一、图像第二”的漫画图文结构导致一定的失衡,与“以图为主、文字为辅”的漫画图文结构原则不相符。因此,在医学典籍外译中,我们应强化图像的传播优势,利用丰富的视觉信息吸引读者对译本进行解读,减少语篇理解的不确定性。

除图文结构对图像叙事的影响外,该译本中的图像在叙事模式层面也存在不足之处。讲故事是时间里的事,图画是空间里的事(阿尔维托·曼古埃尔,2004:13)。要实现图像叙事,必须把其重新纳入到时间的进程之中,即图像叙事首先必须使空间时间化——这正是图像叙事的本质(龙迪勇,2007:42)。漫画通常采用系列图像叙事模式,依靠多幅图像重建时间流。在该译本中,虽然运用了多格漫画的图像叙事,但是各分格图像之间的逻辑联系并不紧密,因此本质上还是单幅图像叙事。单幅图像叙事应以实现语境关联为要旨,最主要的叙事方式是绘出“最富于孕育性的顷刻”,通过孕育着前因后果的这一顷刻,利用观者的“错觉”或“期待视野”(龙迪勇,2007:44),在观众心中产生时间的连接与流动,使得这一“顷刻”前后的时刻完整地浮现于读者心中,该译本的《阴阳别论篇第七》中提到,胃肠不健康会引发多种难以告人的“隐疾”。图6描绘了其中的3种“隐疾”,通过观察可以发现,编绘者选取的描绘时刻并不是最具孕育性的那一顷刻,而是“顶点”时刻,此时事情已经发展到了尽头,可供读者阐释与想象的空间极为有限,图像无法实现空间的时间化,反而将时间空间化了。图中体现仅是静止的那一刻,没有时间的流动,在这种失去与上下文其他时间联系的“去语境化”状态下,译本中的图像通常只是一种情节断裂、内容空洞的存在,因此难以实现连贯的图像叙事,图像叙事功能被边缘化了。相比之下,虽然《论语》漫画英译本(Bruya & Tsai,2005)的图像叙事采用的也是多格漫画模式(见图7),但各分格间联系紧密,图像处于第一位,文字则以对话气泡的形式与图像融合,而且在分镜头的转换中,实现了时间的流动(即空间的时间化),较好地完成了图像叙事任务,体现出了漫画的图像叙事本质。

图6

图6   漫画版《〈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中描绘的图像叙事示例


图7

图7   《论语》漫画英译本中描绘的图像叙事示例(Bruya & Tsai,2005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发现,视觉信息和图文结构的处理对于图像叙事的成功发挥起着直接而重要的作用,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以漫画为主要形态的典籍的译介与传播效果。因此,今后的中医药典籍多模态翻译实践应对这两个方面予以特别关注。

结语

讲故事是国际传播的最佳方式(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2017:212),若想讲好中国故事,实现以国家为主体,全面、客观、立体的自我叙事,依靠单一的译介模式与传播体系是不够的。多模态译介运用不同符号系统,助力中国特色话语的翻译与传播,是传递中国声音的重要路径。如果多模态译介的质量得不到保障,不仅不能助益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反而会造成一定程度的曲解甚至抵触。

本文所讨论的《黄帝内经》译本是一个并不成功的多模态译介案例,在文字模态和图像模态方面存在理解有偏差、表达不规范、编绘不合理等问题。若要发挥漫画在《黄帝内经》外译中的积极作用,成功实现多模态译介,笔者认为需重视以下两个方面:

(1)中国传统医学对世界的影响,要从普通大众的接受中得到检验,要不断唤起普通大众的记忆和热情才会有长久的生命力(葛校琴,2009:29)。在《黄帝内经》外译方面,我们不能局限于“学术性”译本的成规,要通过多样化的译介形式讲好中国故事,促进异域读者深化内容解读(黄广哲、朱琳,2018:88);要充分考虑读者的接受度和实际传播效果,在准确理解原文的基础上,采取灵活合理的译介模态与方法。

(2)《黄帝内经》的漫画外译需要画家、编剧、中医学家、翻译家等多领域专家各司其职,通力合作。其中,画家是创作漫画改编本的核心,其画工水平高低决定着漫画中的人物肖像是否生动传神、漫画图像是否具备较强的叙事能力;编剧对原著进行改编,通过“再创作”确保改编后的文本具有系统性和完整性,结构平衡且符合改编目的;中医学家可以为改编、作画、翻译等各环节提供理论支撑,避免对相关医学内容的曲解,使译本可以准确、有效地进行文化传播,讲好中国故事;翻译家在翻译时,应综合考虑翻译原则、读者接受度、跨文化传播目标等多种因素,同时兼顾学术性与可读性,最终实现语言转换。

总之,中医药典籍乃至中国文化典籍的多模态译介是大有可为的,学界应进一步展开相关研究,推动中国特色话语更好地走向世界。

参考文献

Barry A M S. Visual Intelligence:Perception,Image,and Manipulation in Visual Communication[M].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Press, 1997.

[本文引用: 1]

Bruya B & Tsai C C. The Analects of Confucius[M]. 北京: 现代出版社, 2005.

[本文引用: 3]

Gibbons A. Multimodality,Cognition,and Experimental Literature[M]. New York: Routledge, 2012.

[本文引用: 1]

Kress G & van Leeuwen T. Multimodal Discourse:The Modes and Media of Contemporary Communication[M]. London: Arnold, 2001.

[本文引用: 1]

Royce T D. Intersemiotic complementarity:A framework for multimodal discourse analysis[M]//Royce T D & Bowcher W. New Directions in the Analysis of Multimodal Discourse. New York: Routledge, 2013:63-109.

[本文引用: 1]

阿尔维托·曼古埃尔. 意像地图——阅读图像中的爱与憎[M].薛绚,译. 昆明: 云南人民出版社, 2004.

[本文引用: 1]

蔡志忠. 漫画道家思想(上册)[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9.

[本文引用: 1]

冯德正.

多模态语篇分析的基本问题探讨

[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7, 39(3):1-11,132.

[本文引用: 1]

葛校琴.

国际传播与翻译策略——以中医翻译为例

[J]. 上海翻译, 2009(4):26-29.

[本文引用: 1]

黄广哲, 朱琳.

以蔡志忠典籍漫画《孔子说》在美国的译介谈符际翻译

[J]. 上海翻译, 2018(1):84-89,95.

[本文引用: 1]

李经纬, . 中医大词典(第2版)[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04: 1979.

[本文引用: 1]

李照国. 中医英语翻译技巧[M]. 北京: 人民卫生出版社, 1997.

[本文引用: 1]

李照国.

《黄帝内经》英译得失谈

[J]. 中国科技翻译, 2009, 22(4):3-7.

[本文引用: 1]

刘丽芬, 黄忠廉.

编译的基本原则——变译方法研究

[J]. 中国科技翻译, 2001, 14(1):42-43,29.

[本文引用: 1]

龙迪勇.

图像叙事:空间的时间化

[J]. 江西社会科学, 2007(9):39-53.

[本文引用: 2]

吕敏宏.

中国现当代小说在英语世界传播的背景、现状及译介模式

[J]. 小说评论, 2011(5):4-12.

[本文引用: 1]

强晓.

海外《论语》漫画英译评鉴

[J]. 上海翻译, 2014(2):48-53.

[本文引用: 1]

戎姣, 李镜, 谭占婷, .

任脉铺药加强灸治疗寒凝经脉型疝气34例

[J]. 中国针灸, 2018, 38(8):871-872.

[本文引用: 1]

杨向荣, 黄培.

图像叙事中的语图互文——基于蔡志忠漫画艺术的图文关系探究

[J]. 百家评论, 2014(4):83-90.

[本文引用: 1]

杨渝, 陈晓.

《黄帝内经》英译文本分类述评(1925—2019)

[J]. 中医药文化, 2020, 15(3):35-45.

[本文引用: 1]

尹士刚.

叙事学视野下的连环画和漫画书的图文关系研究

[D]. 南京:南京大学, 2014.

[本文引用: 1]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 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文化建设论述摘编[M]. 北京: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7.

[本文引用: 1]

周春才, 韩亚洲. 《黄帝内经》——养生图典(汉英)[M]. 北京: 海豚出版社, 1997.

[本文引用: 1]

版权所有 ©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南里1号 邮编:100024
电话:010-65778734 传真:010-65778734 邮箱:flexuebao@126.com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