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6): 44-67 doi: 10.12002/j.bisu.308

语言学研究(语言类型学专栏 主持人:金立鑫)

跨语言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

葛娜娜,

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外国语学院,上海 201418

Cross-Linguistic Attributive Possession Encoding Devices

Ge Nana,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Shanghai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Shanghai 201418, China

责任编辑: 刘继安

收稿日期: 2019-03-27   网络出版日期: 2020-12-30

基金资助: 本文为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博士启动资金项目”(39120K196036-A06)
文科工程项目“领属范畴的类型学研究”的研究成果(391100190016036-A21)

Received: 2019-03-27   Online: 2020-12-30

作者简介 About authors

葛娜娜,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外国语学院,201418,研究方向:语言类型学、外语教学。电子邮箱: genn2007@163.com

摘要

本文从跨语言视角考察了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根据是否需要额外添加语素来表达领有者和被领有者的关系,本文将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分为两类:简单方式和复杂方式。简单方式使用简单并置和音调变化,复杂方式使用领格附缀、领属代词、领属形容词以及领属分类词。研究发现:如果一种语言有可让渡与不可让渡的区分,那么一般不可让渡的领属关系倾向于使用附缀形式,而可让渡的领属关系通常需要添加其他语素。领属附缀以后缀居多,因为前缀的使用会增大信息处理难度。有些语言也用其他格形式(如处所格、与格以及伴随格)来表达领属结构。领有者的特征决定了领属分类词中领有者分类词的使用频次最低。核心名词的领有方式与内在特征密切相关,加上经济性原则制约,大部分语言不再区分领有关系分类词和被领有者分类词。

关键词: 名词性领属结构 ; 编码方式 ; 附缀 ; 领属分类词

Abstract

This article investigates attributive possession encoding devices from a cross-linguistic perspective. The analysis groups attributive possession encoding devices into two categories: “simple method” and “complex method”, according to whether additional morphemes need to be added to expres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possessor and possessed. The “simple method” category includes juxtaposition and tone inflection. The “complex method” includes possessive affixes, which are the most common method for expressing possession in the world’s languages. Languages that do not use affixes to express possessive structure typically use possessive pronouns or possessive adjectives. The findings are as follows: if a language encodes a distinction between alienability and inalienability, inalienable possessive relations are generally shown with an affix, while alienable possessive relations usually add other morphemes. Among possessive affixes, the majority are suffixes, most likely because the use of prefixes makes information processing more difficult. Some languages also use other methods to express possessive structure, such as locative, dative, and comitative case on nouns. The least frequent type of possessive is possessor classifiers, which are determined by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ossessor. In most languages, there is no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possessive relation classifier and the possessum classifier. This is for two reasons: one is the clos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possessum’s intrinsic features and its possessed ways; the other is the restriction of economy principle.

Keywords: attributive possession ; encoding device ; affix ; possessive classifier

PDF (10261KB) 摘要页面 多维度评价 相关文章 导出 EndNote| Ris| Bibtex  收藏本文

引用本文

葛娜娜. 跨语言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6): 44-67. DOI:10.12002/j.bisu.308

Ge Nana. Cross-Linguistic Attributive Possession Encoding Devices. Journal of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2020, 42(6): 44-67. DOI:10.12002/j.bisu.308

引言

根据领有者与被领有者(物)在句法关系上的编码,国外学者(Heine,1997;Payne & Barshi,1999;Dixon,2010;Aikhenvald & Dixon,2013)一般把世界语言的领属结构概括为3个主要类型:名词性领属(attributive possession)、谓词性领属(predictive possession)和外部领属(external possession)。本文主要讨论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名词性领属也称为修饰性领属,指包含领有者(possessor)和被领有者(物)(possessed)两个成分的名词性领属结构,如“Daniel’s(领有者的)toy(被领有物)”“the toy of Daniel”“his toy”等。

所谓编码是指概念语义如何通过句法形式来表达,不同的编码体现了概念在形式表达上的差异:有些概念是零编码(zero coded)的,即不通过显性语素来表达,如英语中的单数;而另一些概念是显性编码(overtly coded)的,即通过显性语素来表达,如英语中的复数概念(Croft,2003)。大部分语言都有“领属”的概念语义,领有者和被领有者之间的联系必须通过编码形式来展现,但具体编码方式因语言不同而有别。

据《语言结构世界地图》(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s,WALS)的统计,名词性领属结构的标志类型有核心标志、从属语标志、双重标志、无标志等类型。通常领属结构中的被领有者是核心,领有者是从属语。例如,“图书馆的电脑”中“电脑”是核心词,“图书馆”是从属语。根据Nichols & Bickel(2013a)对236种语言的考察,这些语言中领属结构的标志位置分布如表1所示。

表1   跨语言领属结构的标志位置分布

序号类型数量
1附从标志98
2附核标志78
3双重标志22
4无标志32
5其他6
总计236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本文拟研究的问题是:从跨语言的视角来看,这些标志位置会通过哪些语法手段来实现,即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有哪些?

不同于兼顾谱系平衡和地域平衡的常规类型学选材方式,本文采用Aikhenvald(2000:4)提出的方便样本研究法(sample of convenience),即不局限于既定的语言样本,选择世界上能够为我们的研究提供论据的语言。对不同语言的领属结构编码形式进行尽可能详尽的描写和分类是发现共性和个性的前提,是建立人类语言领属范畴共性与个性的基础。在此基础上,可运用语言类型学理论探讨领属结构编码形式的跨语言共性及个性,并揭示其异同形成的动因。

本文以显性编码形式的有无为第一依据,将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分为两大类,即简单方式和复杂方式,同时依据具体的显性编码形式进行二次分类。下文将具体介绍二次分类的具体情况。

一、简单方式

简单方式是指不需要额外添加语素(①此处语素对应morpheme,既包括构词成分,也包括独立词。)来表达领有者和被领有者的关系。

1.简单并置

简单并置(juxtaposition)是指领有者与被领有者以一种顺序或另一种顺序直接并列,没有任何形态上的附加标志或任一成分的替换,可以是“领有者—被领有者”的顺序,见例(1)和例(2)。

也可以是“被领有者—领有者”的顺序,见例(3)和例(4)。

不同语言中领有者与被领有者的顺序并不相同,这个顺序跟很多因素有关,比如该语言的小句语序、领属关系和领有者的类型等(②限于研究问题和篇幅,本文不对此问题进行详细讨论。)。有些语言中两者的语序由被领有者的性质决定,大抵与可让渡或不可让渡有关。例如,在Maybrat(印度尼西亚巴布亚省鸟头半岛使用的一种语言)中,表示身体部位、亲属关系和空间关系的领属结构,其语序是“领有者—被领有者”,且被领有者附着前缀与领有者在人称、性和数方面保持一致,如例(5)a和例(5)b;其他关系的领属结构语序为“被领有者—领有者”,领属标志“ro”作为前缀附着于领有者上面,如例(5)c和例(5)d所示。

例(5)a和例(5)b分别表达亲属关系和整体—部分关系,属于不可让渡领属的语义范畴;例(5)c和例(5)d是财产领有,属于可让渡领属的语义范畴。显然二者的顺序与被领有者是否可让渡有关。

2. 音调变化

语音的变化也是一种编码方式。在白马语中,第一人称代词“ŋa35”在进入领属结构中表达领有者角色时需要变成“ŋo35”,见例(6)。

还有一些语言的形态比较复杂,同时采用元音、声调兼屈折变化表领属关系。例如,在基诺语中,“ɛ1”是表示所有格的助词,见例(7)。

但第一人称代词复数“ŋa1vu3”(我们)在构成领属关系时会变成“ŋa11”,不需要使用所有格助词ɛ1

二、复杂方式

复杂方式是指通过额外添加语素来表达领有者和被领有者之间关系的编码方式,根据具体使用的语素,可分为领格附缀(前缀或后缀)、领属代词或领属形容词以及领属分类词3个小类。

1.附缀

Dryer(2013)考察的附缀涵盖十大类(①这十大类附缀分别是:名词上的格附缀、名词上的复数附缀、名词上的代词领属附缀、名词上的有定/无定附缀、动词上的代词主语附缀、动词上的时体附缀、动词上的代词宾语附缀、动词上的否定附缀、动词上的疑问附缀和动词上的状语从属成分附缀。),本文主要考察名词上的格附缀②(②刘丹青(2008:286)在《语法调查研究手册》中把clitic译为“附缀”。汉语学界普遍认为affix指词缀,无论affix还是clitic都是语言中的虚成分,都具有附着性,两者的区别在于affix是词法层面的,clitic是句法层面的。本文使用“附缀”这个称谓统辖affix和clitic,既包括affix(genitive case affix、possessive affix)也包括clitics。)。

(1)领格附缀

名词性领属结构中用到的格标志是领格(genitive case(③学界经常将possessive和genitive混为一谈,认为二者没有区别,具体使用哪个看个人喜好替换使用。然而,possessive和genitive并不相同,possessive construction一般译为领属结构,genitivecase一般译为领格(传统语法称之为属格或所有格)。))。不是所有语言都有领格结构,但所有语言里都有领属语义的表示方法。有格范畴的语言一般都有领格,如拉丁语、希腊语、德语、俄语、芬兰语、梵语、蒙古语和藏语等。大多数语言中表达领属关系都可以用名词的领格形式,即领格形式和领属形式相同,如例(9)和例(10)。

当然,领格也有非领属的用法。如例(11),这个短语中的领格修饰数词和度量名词,表达一个数量结构。例(12)用领格表示同指,例(13)中的领格标志表达的是空间状语。

有些语言的领属(possessive)和领格(genitive)形式并不一定相同。如俄语中代词的领格形式与代词的领属形式便不相同。代词“Я”(我,I)的领格形式是“меня”(我的,of me),领属形式是“мой”(我的,my/mine)(阳性单数名词形式)。学界对于英语的“’s”是不是领格标志存在分歧。有学者认为“’s”是一种领格标志,相当于汉语中“的”,如:John’s two sisters(约翰的两个妹妹)。也有部分学者认为“’s”不是领格标志,甚至在书写和发音上都不是前一个词的一部分,只能称为附缀(clitic),如:The King of Arabia’s wife was called Moss(阿拉伯国王的妻子叫作摩斯)。如果“’s”是领格,那么“妻子”就属于“阿拉伯”,但是“’s”并不是修饰“阿拉伯”,而是修饰整个“The King of Arabia”(阿拉伯国王)。所以,“’s”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领格标志。总体来说,领属形式是研究者从功能主义角度出发而提出的,侧重表达领属的语义范畴;而领格是研究者从结构主义角度出发而提出的,侧重表达领格的语法范畴。请看例(14)和例(15)。

例(14)和例(15)分别对应了Dryer(2013)提出的名词上的代词领属附缀和名词上的格附缀。例(14)是名词上的代词领属附缀,它根据领有者的人称情况而变化。例(15)表示领格的附缀,说明它附着的名词是领有者。如果一种语言的领属结构使用代词领属附缀,领有者通常可以省略。例(14)克里语的例子可以变成:

以上都是关于领格附缀的例子。还有很多语言的领属关系也使用其他语法格来表示。比较常见的有处所格(locative)、与格(dative)以及伴随格(companion)(①此处不详细展开,它们均属于谓词性领属的编码形式。)等,见例(17)~(20)。

处所格:

与格:

伴随格:

(2)前缀与后缀

Dryer(2013)考察了屈折形态中的附缀(affix),包括前缀(prefix)和后缀(suffix),见例(21)和例(22)。

附缀“u-”在核心词“pana”之前,称为前缀。

附缀“-m”在核心词“ɛyɛ”之后,称为后缀。

还有极少数语言添加前缀后缀都可以,表示复数时要同时使用,二者并重,如在Squamish(斯洛米什语)中前缀后缀并用,见例(23)。

有些语言如Maricopa(马里科帕语)中核心名词可以有领属前缀而没有后缀,但是不能只有后缀而没有前缀,如例(24)所示。

(3)附缀与可否让渡的关系

从跨语言视角来看,如果不可让渡的领属关系使用附缀形式,那么可让渡的领属关系一般使用另外的编码形式。如在例(25)a中,不可让渡的关系使用后缀编码,而在例(25)b中可让渡的关系使用人称领属代词。

在Kiribati 语(基里巴斯语,属南岛语系)中,例(26)a中的“房间”带后缀时表示不可让渡关系,表示可让渡关系需使用单独词汇,如例(26)b。

不可让渡关系使用附缀时也区分前缀和后缀。某些语义可以用前缀,某些语义则只能用后缀。在Ungarinjin(澳大利亚北部的一种语言)中,前缀跟在身体部位名词后,如例(27)a,后缀跟在亲属名词后,如例(27)b,可让渡的结构不能用领属附缀。

不可让渡的领属关系倾向于使用附缀形式,可让渡的领属关系通常添加其他语素。这种现象可以用语言象似性原理来解释:直接在领有者或被领有者上添加附缀来表达二者之间的关系,二者之间的形式距离较小,表达的语义距离就会相对较近,因此属于不可让渡关系;反之,需要添加其他语素来表达二者关系的结构形式距离较远,相应的语义距离也就较远,因此属于可让渡关系。

2. 领属代词/领属形容词

通过添加语素来表达领属关系的常见手段还有领属代词和领属形容词。根据《牛津英语词典》(第2版),领属代词的提法首次出现于1530年;领格的提法首次出现于1763年。使用领属代词的目的与其他代词一样,都是为了代替名词短语,避免其重复。在“These books are mine, not yours”这句中出现的“mine”“yours”就是领属代词,分别代替了“my books”和“your books”。领属形容词首次出现于1870年,比领属代词晚得多。请见下述英语例句:

A:What color is your son’s jacket?

B:His jacket is grey.

该句中的“your”“his”都是领属形容词。

A:What color is yours?

B:Mine is blue.

该句中的“yours”“mine”都是领属代词(“yours”指代“你的夹克”,“mine”指代“我的夹克”)。

领属代词也可以看作是代词的领格形式。英语中领属代词与人称代词关系密切,如my—me,his—him,your—you。由于名词的主要功能是充当论元(主语、宾语),形容词的主要功能是充当定语,所以有些语法书将名词的领格形式归入领属形容词。在英语中,领属代词的领格和领属形容词都适用于“my”“your”“his”“her”,所以这些名称的区别在英语中并不重要。但有的语言拥有真正的领属形容词,其与名词的领格以不同的形式和功能并存,需要进行区分。例如,在俄语中名词的领属意义有两种形态:一种是领格(传统语法称为第二格),如兄弟“брат”的领格是“брата”;另一种是由名词的词根通过一定变化构成的表示领属意义的形容词,如“брат”的领属形容词形式是“братов”。领属形容词虽然意义上相当于领格,但充分具备形容词的词性,像其他形容词一样还要依照所修饰的名词发生性、数和格的变化。这是领属形容词区别于一般名词领格的重要特征。俄语中表示领属关系时有两种形态选择,如“кабинет брата ”和“братов кабинет ”都表示“哥哥(或弟弟)的办公室”。由此可见,俄语里两种领属语的语序也不同,领格名词位于中心词之后,而领属形容词位于中心词之前。实际上,斯拉夫语族的语言都存在领属形容词,古希腊语也像英语一样存在诸如“my”“your”“his”“her”这样的领属形容词。法语中的“mon”(我的)可以被称为领属形容词,它与核心名词保持性和数的一致。

从历时的角度看,领属代词可能会缩减成附缀。例如,鄂伦春语中领属语用领格,核心名词也用格附缀,属于双重标志。核心名词上的领格标志与相应的人称代词有显著的词形联系(胡增益,2001:77~97)。按照“人称—主格代词—主格以外词干—领格后缀”的顺序排列——你- ʃii- ʃin- -j/-ij,我- bii- min- -w/-iw,他- nuganɪn- nugan- -n/-in,从领格后缀的形式可以推断,这些后缀当初是以领属代词的身份附缀在核心名词上的,后来逐渐缩减直到完全虚化为领格词缀。在领属语省略的情况下,这些格后缀的代词作用仍很明显。

3. 领属分类词

根据Aikhenvald(2000),分类词(classifier)包括名词分类词(noun classifier)、数量分类词(numeral classifier)和领属分类词(possessive classifier)3种。领属分类词可以是附缀形式,也可以是独立词汇。

领属分类词分为3类,即被领有者分类词、领有关系分类词和领有者分类词,分别由领属结构的3个要素决定:被领有者的特征(生命度、形状和形式)、领有关系以及领有者的特征。由于领有者往往是人类和有生的物体,无生命的领有者不是典型结构,因此领有者分类词在世界语言范围内都很少。目前已知的$\hat{D}a\hat{w}$(澳大利亚的一种土著语言)中存在领有者分类词(Martins,1994:46),该语言中恰好普遍存在一种其他语言中不存在的现象,即可让渡结构中存在无生领有者。$\hat{D}a\hat{w}$区分不可让渡和可让渡领属名词。不可让渡名词包括身体部位、植物的部位和亲属名词。不可让渡领属结构采用直接并置的方式,如“ya᷈m du᷈m”(tail dog,dog’s tail)。可让渡结构则要用附缀形式的分类词,一类是用于无生领有者的“-dee”,另一类是用于有生领有者的“-ẽj”。

通过例(28)a~b可知,$\hat{D}a\hat{w}$中无生领有者出现在可让渡结构中且带有分类词。但是,在区分可让渡和不可让渡的语言中,可让渡结构中的领有者通常都是有生的。下面我们重点分析一下被领有者分类词和领有关系分类词。

(1)被领有者分类词

从形态上来说,被领有者分类词既可以是独立词汇,也可以是添加在被领有者名词上或领属标志上的附缀。如Yuman(尤马语)中有两类分类词,一类是宠物和家畜,另一类是普通分类词。例(29)a~b中的被领有者分别是家畜和普通名词,因此分别用了不同的分类词“-hat”和“-wi: nych”加以区分。

同一个词加不加分类词,语义完全不一样。例如,“头”的本义应该属于不可让渡的范畴,但是与不同的分类词连用时,具体语义会改变。

Nichols & Bickel(2013b)统计了243种样本语言中领属分类词的情况,有领属分类词的语言大多有2种分类词,如表2所示。

表2   领属分类词(WALS数据)

分类词种类数量
没有分类词125
2种分类词94
3~5种分类词20
大于5种分类词4
总计243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一种语言如果只有2种或3种分类词,一般区分有生命和无生命,或者区分人类、有生命和无生命。Cora区分人类、有生命和无生命(Casad,1982:236);Papago和Northern Tepehuan有2种分类词:有生命和无生命(Bascom,1982)。Chichimeca-Jonaz有4种领属分类词:食物、衣着、动物和物体(de Suarez,1984:25)。

有些语言的领属分类词数量庞大,对同一种被领有者做了非常细致的下位区分,这反映了社会文化对语言的影响——在不同社会文化背景下,语言使用者对不同对象的重视程度及处理方式不尽相同。根据Rodrigues(1999)的研究,Kirirí(巴西的一种土著语言)有12种分类词,且都与食物有关,分别界定如何获得食物(收集、耕作等)、制作食物(蒸煮、烧烤等)和获得渠道(找到、分享所得、礼物所得、战利品等)。例(31)是该语言中的一个例子,同一个被领物“家禽”(sabuka)在添加不同的分类词后表示不同的领有方式。

Panare(委内瑞拉的一种语言)有21种分类词,用于可让渡的领属名词,主要表现在界定被领物的形状、功能和目的等,见表3

表3   Panare的领属分类词(Aikhenvald,2000:128)

语义分类词用例
普通iyu汽油、锤子、纸张、肥皂、桌子等
可食用1yung酱料:芒果酱、土豆泥、木薯泥
可食用2tɑ̈’ma鸡蛋、米饭、汤
可食用3empa带果肉没有榨汁的水果
可食用4yo’/are肉(加工或生的):鱼肉、鸡肉、牛肉
可饮用/液体uku液体:咖啡、牛奶、血液等
动物yiki动物(家畜等)
交通工具kanowa船、卡车、飞机、汽车等
打猎工具ko矛、箭、叉
乐器ntyën提琴、吉他、笛子等
身体彩绘yanoë彩绘
衣物po’项链、T恤
容器mara’pi葫芦等
人造光uyung灯笼、手电筒
单独物品种类ëwi’房子
tipi’花园
ichi’吊床
拷贝型量词
(repeater)(①又称反响型量词,指与被限定的名词或动词形式相同(或部分相同)的量词。)
pata村庄
chistë短柄小斧
wata吹箭筒
wa’to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我们以表示液体的分类词“uku”为例:

y-uku-n wanë

1SG-CL: LIQUID-GN 蜂蜜

我的蜂蜜水(用来喝的)

此句中用了表示液体的分类词,说明句中所指的蜂蜜水是用来喝的蜂蜜水,而不是其他用途的蜂蜜水。

汉藏语系中的苗语也使用被领有者分类词,不受可否让渡的影响。但是,不可让渡领属结构中可以省略分类词。如例(32)中“我的父亲”这个不可让渡结构中的分类词可以省略,而“他的剑”属于可让渡领属范围,此处的分类词不可以省略。

领属分类词的类别数量与地域密切相关,澳大利亚和欧亚语言中尚未发现特殊的领属分类词,而美洲语言的领属分类系统对动物的分类总是特别细致。例如,马里科帕语(属于尤马语系)有两种分类词,动物一类,其他名词一类;Luiseño(属于犹他—阿兹特克语系)只有一种分类词,专门用于动物(Aikhenvald,2000:295)。

(2)领有关系分类词

与分类词一般描述名词的特征不同,领属关系分类词一般描述两个名词之间的领属关系;同被领有者分类词一样,对一致性不作要求;形态上同被领有者分类词,一般是独立词汇、被领有者名词或领属标志上的附缀;通常情况下,仅限于可让渡的领属结构中出现领有关系的分类词。根据WALS搜集的语言样本,所有的大洋洲语言都区分可让渡范畴与不可让渡范畴,所以二者在是否使用分类词上有明显区别——不可让渡结构是在核心名词上直接添加后缀,可让渡结构要使用分类词,标明二者之间具体的关系。

大洋洲语言中的南岛语中都有分类词,有些领属结构一定要用分类词具体区分。以其中的Fijian(斐济语)为例,它是典型的分类词起重要作用的语言,必须注意以下两个基本原则:首先,可消费的东西要区分是吃的还是喝的;不能消费的要注明领属关系,是所有权还是其他关系(见表4)。

表4   斐济语的领属分类词(Milner,1956:65~66)

SemanticsClassifier
To be consumedA1 drunk/sucked/lickedme-
A2 eaten/chewed/smoked’e-
Not to be consumedB1 D is related to R(①D 指被领有者(possessed),R指领有者(possessor)。)’e-
B2 D is owned by Rwe-~ o-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具体请看例(33)和例(34)。

例(34)Paamese的这些例句说明该语言中的领属分类词限定4种语义类型:喝的、吃的、拥有的和可操纵的。我们分别讨论过被领有者分类词和领有关系分类词之后,再将二者进行比较:(1)拥有领有关系分类词的语言通常有语法上区分可让渡与不可让渡,被领有者分类词则没有这种现象;(2)可让渡与不可让渡有语法区分的语言,名词既可以被可让渡领有也可以被不可让渡领有,如例(30)马纳姆语中关于“头”的例句。基于经济性原则,大部分语言中的分类词都合二为一,不再具体区分被领有者分类词与领有关系分类词。下面我们将从使用频率、使用规模和语义特征3个方面对分类词的类型进行比较,详见表5

表5   领属分类词类型比较

分类词类型使用频次规模语义
领有者分类词很少生命性/人类
被领有者分类词生命性、形状、大小等
领有关系分类词中等名词可以被拥有的方式
领有关系/被领有者分类词中等二者相加

新窗口打开| 下载CSV


表5可知,领有者分类词的规模最小,使用频率最低,这是由领有者的特征决定的——领有者的差异性较小,通常是人类,至少也是有生的(Taylor,1989;Heine,1997)。很多语言中无生名词不能在可让渡的领属结构中做领有者(整体部分的关系例外),因此即使进行分类,一般也都分为有生/无生和人类/非人类。其他分类词的不同都跟语义有关,也跟它们所归类的对象有关。被领有者分类词根据形状、大小、生命性以及其他内在特征对核心名词进行归类,由于物体之间的差异性非常大,所以被领有者分类词出现的频次和规模都很大。领有关系分类词对领有者和核心名词之间的领有关系进行归类,主要受文化和习俗的影响,因此它的规模比被领有者分类词要小。领有关系分类词与被领有者分类词为什么通常合二为一呢?原因在于核心名词的内在特征与它们被拥有的方式有关,因此,领有关系分类词可以跟被领有者分类词合并,规模也随之变大。

图1是世界语言领属分类词的地理分布。在分类词内部进行比较,领属分类词比名词分类词和数词分类词少。领有关系的分类词多限于大洋洲语言和 密克罗尼西亚语族(Micronesian)语言,如巴布亚新几内亚语和少量南岛语,南美洲也有一些,如两种主要的南美洲语言Kipea(属Kipea-Kariri语系)和Baniwa of Icana(北部阿拉瓦克语);领有者分类词稀少,仅在亚马逊西北部存在;被领有者分类词较常见;澳大利亚和亚欧大陆均没有发现领属分类词;被领有者分类词一般分布在北美印第安语(Yuman、Uto-Aztecan)、部分南美印第安语(Nadeb、Carib、Tupi-Guarani、North Arawak)以及部分尼日尔刚果语。

图1

图1   世界语言领属分类词的分布(Aikhenvald,2000:148)


图1没有标示中国境内的语言情况。Aikhenvald(2000)将拥有多种分类词系统的语言称为多重分类词语言(multiple classifier languages),汉语普通话、广东话、侬语(Nung,壮语南部方言)等中国境内的语言和泰语、越南语等东南亚语言均属于多重分类词语言。其中,广东话和苗语中存在领属分类词。

结语

从跨语言的视角来看,名词性领属结构的编码方式主要有两种,即简单方式和复杂方式。简单方式包括简单并置(juxtaposition)和音调变化。简单并置的顺序有两种,领有者在前或者被领有者在前,这个顺序跟很多因素有关,如该语言的小句语序、领属关系和领有者的类型等。除了简单并置,我国境内有些少数民族语言是通过音调的变化来表达领属关系的。复杂方式主要讨论了屈折形态——附缀,包括前缀与后缀。领属附缀分为前缀和后缀,以后缀居多,因为前缀的使用会增大信息的处理难度。领格附缀是世界语言表达领属范畴最常见的形式,有些语言也用其他格形式(如处所格、与格以及伴随格)来表达领属结构。如果一种语言有可让渡与不可让渡的区分,那么一般不可让渡的领属关系倾向于使用附缀形式,可让渡的领属关系通常添加其他语素。不使用附缀表达领属结构的语言有领属代词或者领属形容词。领属代词也可以看作是代词的领格形式。在英语中,领属代词、代词的领格和领属形容词都适用于“my”“your”“his”“her”,所以这些名称的区别在英语中并不重要。但有的语言(如俄语)存在真正的领属形容词,它们与名词的领格以不同的形式和功能并存,因而需要对这些名称加以区分。从历时的角度看,领属代词可能缩减成附缀,如我国的鄂伦春语。领属分类词是与名词分类词和数量分类词并列的下位分类词形式,是名词性领属结构中一种重要的编码方式。领属分类词又分为领有者分类词、领有关系分类词和被领有者分类词。其中领有者分类词规模最小,使用频次最低,这是由领有者的特征决定的——领有者的差异性较小,通常是人类,至少也是有生的。领有关系分类词与被领有者分类词通常合二为一,因为核心名词的内在特征与它们被拥有的方式有关,再加上受经济性原则制约,所以大部分语言中二者不再区分。

本研究提供的跨语言证据有助于突破各单语研究的局限,重新审视相关语言现象,进一步丰富名词性领属结构编码方式的类型学研究成果。囿于笔者掌握的语料有限,本文采取了随机取样的方式,后续研究还需进一步考虑地理位置、语系归属和语序类型等方面的均衡性。

参考文献

Abbott M.

Macushi

[C] //Derbyshire D C & Pullum G K. Handbook of Amazonian Languages Volume 3. 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1991: 135~140.

Aikhenvald A Y. Classifiers:A Typology of Noun Categorization Device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0.

[本文引用: 6]

Aikhenvald A Y & Dixon R M W. Possession and Ownership[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3.

[本文引用: 1]

Akhvlediani G C & Ordzonokidze V I. Grammar of the Ossetic Language[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 1963.

Bascom B.

Northern Tepehuan

[C] //Langacker R W. Studies in Uto-Aztecan Grammar,iii:Uto-Aztecan Grammatical Sketches. Dallas: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nd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 1982: 267~315.

[本文引用: 1]

Bisang W.

Classifiers,quantifiers and class nouns in hmong

[J]. Studies in Language, 1993,17(1):1~51.

DOI:10.1075/sl      URL    

Casad E.

Cora

[C] //Langacker R W. Studies in Uto-Aztecan Grammar:Southern Uto-Aztecan Grammatical Sketches. Dallas: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 and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rlington, 1982: 227~237.

[本文引用: 1]

Chappell H & McGregor W.

The Grammar of Inalienability:A Typological Perspective on Body Parts Terms and the Part-Whole Relation

[M]. 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1996.

Croft W. Typology and Universals[M]. 2nd Ed.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3.

[本文引用: 1]

Crowley T.

The Paamese Language of Vanuatu

[M]. Canberra:Pacific Linguistics, 1982.

Dahlstrom A. Plains Cree Morphosyntax[M]. New York: Garland Publishing, 1991.

Daniel M.

Bagvalal

[C] //Brill R. Endangered Languages of the Caucasus and Beyond. New York: Hotel Publishing, 2001: 148~152.

de Suarez Y L.

Chichimeco jonaz

[C] //Edmonson M S. Supplement to the Handbook of Middle American Languages:Linguistics. Austin: University of Texas Press, 1984: 22~28.

[本文引用: 1]

Dimmendaal G J.

The Turkana Language

[M]. Dordrecht:Foris Publications Holland, 1983.

Dixon R M W. Basic Linguistic Theory. Volume 2. Grammational Topics[M].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0.

[本文引用: 1]

Dol P H.

A Grammar of Maybrat:A Language of the Bird’s Head Peninsula,Papua Province,Indonesia

[M]. Canberra:Pacific Linguistics, 2007.

Dryer M S.

Order of genitive and noun

[C] //Dryer M S & Haspelmath M. 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s Online. Leipzig: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 2013: 32~45.

[本文引用: 3]

Evans N D.

A Grammar of Kayardild

[M]. 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1995.

Friedländer M.

Lehrbuch des Malinke

[M]. Leipzig:Langenscheidt Verlag Enzyklopädie, 1992.

Gordon L. Maricopa Morphology and Syntax[M]. 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86.

Groves T R, Groves G W & Jacobs R.

Kiribatese:An Outline Description

[M]. Canberra: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85.

Haiman J.

Hua:A Papuan Language of the Eastern Highlands of New Guinea

[M]. Amsterdam:J. Benjamins, 1980.

Hamel P J.

A Grammar and Lexicon of Loniu,Papua New Guinea

[M]. Canberra: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94.

Heine B. Possession:Cognitive Source,Forces,and Grammaticalization[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7.

[本文引用: 2]

Kibrik A E.

Archi

[C] //Smeets R. The Indigenous Languages of the Caucasus. New York:Caravan Books, 1994: 310~312.

Kuipers A H.

The Squamish Language,Grammar,Texts,Dictionary

[M]. The Hague:Mouton, 1967.

Lichtenberk F. A Grammar of Manam[M].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83.

Martins S A.

Analise da morfossintaxe da língua daw(maku-kama)e sua classificação tipologica

[D]. Florianópolis, Brazil:Universidade Federal de Santa Catarina, 1994.

[本文引用: 1]

McGregor W B.

The Expression of Possession

[M]. Berlin/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2009.

Merdanova S & Daniel M.

Konceptualizacija chisla v jazyke bez defektnyx chislovyx paradigm(agul’skij jazyk - izvne i iznutri)

[C] //Narin’jani A S. Trudy Mezhdunarodnogo Seminara Dialog’2001 po Komp’juternoj Lingvistike i ee Prilozhenijam 1. Aksakovo,Bulgaria:[s.n.], 2001: 69~173.

Milner G B. Fijian Grammar[M]. Suva: Government Press, 1956.

[本文引用: 1]

Nichols J & Bickel B.

Locus of marking in possessive noun phrases

[C]//Dryer M S & Haspelmath M. 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s Online. Leipzig: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 2013a: 117~118.

[本文引用: 1]

Nichols J & Bickel B.

Obligatory possessive inflection

[C] //Dryer M S & Haspelmath M. The World Atlas of Language Structures Online. Leipzig: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 2013b: 103~110.

[本文引用: 1]

Payne D I & Barshi I.

External possession:What,where,how,and why

[M] //Payne D I & Barshi I. External Possession.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Publishing Co., 1999.

[本文引用: 1]

Rodrigues A D.

Tupí

[C] //Dixon R M W & Aikhenvald A Y. The Amazonian Languages.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97~105.

[本文引用: 1]

Rumsey A.

An Intra-Sentence Grammar of Ungarinjin,North-Western Australia

[M]. Canberra: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1982.

Taylor J R.

Possessive genitives in English

[J]. Linguistics, 1989,27(4):663~686.

[本文引用: 1]

Yang T & Jerold E A.

Kam

[C] //Diller A V N,Edmondson J A & Luo Y. The Tai-Kadai Languages. Oxford and New York:Routledge, 2008: 515~525.

盖兴之. 基诺语简志[M]. 北京: 民族出版社, 1986.

胡增益. 鄂伦春语研究[M]. 北京: 民族出版社, 2001.

[本文引用: 1]

林优娜.

印尼语、汉语定语语序之对比研究

[D]. 北京:北京语言大学, 2008.

刘丹青. 语法调查研究手册[M].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8.

[本文引用: 1]

孙宏开, 胡增益, 黄行.

中国的语言

[M].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07.

版权所有 ©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南里1号 邮编:100024
电话:010-65778734 传真:010-65778734 邮箱:flexuebao@126.com
本系统由北京玛格泰克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设计开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