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ease wait a minute...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Vol. 42 Issue (3): 99-112    DOI: 10.12002/j.bisu.287
青年学者论坛     
论汉字表征的象和意
李健1(),王文斌2()
1.菏泽大学,菏泽 274015
2.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 100089
On the Xiang and Yi of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 of Chinese Characters
Li Jian1(),Wang Wenbin2()
1. Heze University, Heze 274015, China
2.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9, China
 全文: PDF(1808 KB)   HTML
摘要:

语言反映了使用者的思维模式,不同民族的语言必然带有其思维烙印,能反映特定民族的思维方式。本文立足于英汉的时空性思维差异,认为汉语的空间性思维特质来源于中国传统哲学中的象意思维,正是根植于汉民族的象意思维使汉字在表征上表现出强烈的象意化特征。基于此,本文首先通过“象”的分类明晰“象”的特征以及在“象”的基础上所形成的“意”的特征,进而通过对以六书为主的汉字构形方式进行分析,发现汉民族的象意思维渗透于汉字的各书构形,且两者层层递进、生生不息。因此,本文认为,汉民族原初的象意思维使汉语偏重于空间思维,这使得汉字在构形上具有明显的象意化特征。

关键词: 汉字空间性象意思维    
Abstract:

A language reflects the thinking mode of a nation who uses it. Different languages used by different nations must be branded with their different and special ways of thinking. Grounded on the idea that there exists a discrepancy between the temporal-thinking orientation of English and the spatial-thinking orientation of Chinese, this paper holds that the Chinese spatiality orientation originates from the Xiang and Yi modes of thinking in traditional Chinese philosophy, and that the deeply rooted imagery in this way of thinking gives Chinese strong imagery characteristics. Based on this view, the paper attempts to analyze Chinese characters in the following three ways: first, by making a classification of Xiang and clarifying its features; secondly, by further clarifying the characteristics of Yi which arise from Xiang; and thirdly, by analyzing Chinese characters’ structures through Liushu theory, finding that imagery thinking permeates every shu’s structures and that both such a thinking mode and Liushu’s structures are progressive and creative. This paper argues that it is the primary of imagery thinking in Chinese that determines the language’s preference for the spatial mode of thinking and the evident imagery characteristics of Chinese characters’ structures.

Key words: Chinese characters    spatiality    imagery thinking    Xiang    Yi
收稿日期: 2019-08-05 出版日期: 2020-10-13
PACS:  H123  
基金资助: 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英汉时空性特质差异与英汉二语习得的关系研究”阶段性成果,同时得到“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高校高精尖学科‘外语教育学’建设项目”的支持(项目编号:18AYY003)
作者简介: 李健,菏泽学院,274015,研究方向:认知语言学、对比语言学。电子邮箱:lijianhz123@163.com|王文斌,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外语与教育研究中心/国家语言能力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100089,研究方向:认知语言学、词汇语义学、语言对比与语言教育。电子邮箱:wangbode88@163.com
服务  
把本文推荐给朋友
加入引用管理器
E-mail Alert
RSS
作者相关文章  
李健
王文斌

引用本文:

李健,王文斌. 论汉字表征的象和意[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3): 99-112.

Li Jian,Wang Wenbin. On the Xiang and Yi of Linguistic Representation of Chinese Characters. Journal of Beijing International Studies University, 2020, 42(3): 99-112.

链接本文:

https://journal.bisu.edu.cn/CN/10.12002/j.bisu.287        https://journal.bisu.edu.cn/CN/Y2020/V42/I3/99

[1] 班固. 汉书[M]. 北京: 中华书局, 1962.
[2] 陈梦家. 殷墟卜辞综述[M]. 北京: 科学出版社, 1956.
[3] 陈五云 汉代“六书”三家说申论[J]. 古汉语研究, 1995(3): 28, 33~36.
[4] 方莹馨 把生活画在墙上[J]. 人民日报, 2016-09-17(7).
[5] 胡适. 中国哲学史大纲[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6] 连淑能. 英汉对比研究[M]. 北京: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0.
[7] 刘宓庆. 新编汉英对比与翻译[M]. 北京: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2006.
[8] 刘庆俄. 也说转注[J]. 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4(5):83~89.
[9] 刘勰. 文心雕龙注六卷[M].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58.
[10] 蒙培元. 论中国传统思维方式的基本特征[J]. 哲学研究, 1988(7):53~60.
[11] 潘文国. 汉英语对比纲要[M]. 北京: 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 1997.
[12] 裘锡圭. 文字学概要[M]. 北京:商务印书馆, 2013.
[13] 沈家煊. 从韵律结构看形容词[J]. 汉语学习, 2011(3):3~10.
[14] 沈家煊. “名动词”的反思:问题和对策[J]. 世界汉语教学, 2012,26(1):3~17.
[15] 沈家煊. 词类的类型学和汉语的词类[J]. 当代语言学, 2015,17(2):127~145.
[16] 沈家煊. 从唐诗的对偶看汉语的词类和语法[J]. 当代修辞学, 2016(3):1~12.
[17] 申小龙. 汉语与中国文化(修订本)[M].第2版. 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8.
[18] 唐兰. 古文字学导论[M]. 济南:齐鲁书社, 1981.
[19] 王弼. 周易注校释[M]. 北京:中华书局, 2012.
[20] 王立军. 汉字形体变异与构形理据的相互影响[J]. 语言研究, 2004(3):89~92.
[21] 王宁. 汉字构形学讲座[M].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2.
[22] 王树人. “象思维”视野下的“易道”[J]. 周易研究, 2004(6):51~57.
[23] 王树人. 中国的“象思维”及其原创性问题[J]. 学术月刊, 2006(1):51~57.
[24] 王树人. 中国哲学与文化之根——“象”与“象思维”引论[J]. 河北学刊, 2007(5):21~25.
[25] 王树人, 喻柏林. 论“象”与“象思维”[J]. 中国社会科学, 1998(4):38~48.
[26] 王文斌. 英语词汇语义学[M]. 杭州: 浙江教育出版社, 2001.
[27] 王文斌. 英语词法概论[M]. 上海: 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2005.
[28] 王文斌. 论英语的时间性特质与汉语的空间性特质[J]. 外语教学与研究, 2013a,45(2):163~173.
[29] 王文斌. 论英汉表象性差异背后的时空特性——从Humboldt的“内蕴语言形式”观谈起[J]. 中国外语, 2013b,10(3):29~36.
[30] 王文斌. 论英汉的时空性差异[M]. 北京: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9.
[31] 王文斌, 崔靓. 试论英语的西方音乐特征与汉语的中国绘画特征[J]. 外语教学, 2016,37(3):8~12.
[32] 王文斌, 崔靓. 语言符号和修辞的多样性和民族性[J]. 当代修辞学, 2019(1):43~54.
[33] 王作新. 汉字的表现方式与意象思维[J]. 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1999,38(3):45~50.
[34] 小虹. 海岩的老茧及其它[J].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1-03-29(7).
[35] 许慎. 说文解字[M]. 北京: 中华书局, 2013.
[36] 周有光. 世界文字发展史[M].第3版.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11.
[37] 周运会, 吴世雄. 论汉字构造方式中抽象意义具象化的认知规律[J]. 外语学刊, 2017(1):54~59.
[38] 朱德熙. 语法答问[M]. 北京: 商务印书馆, 1985.
[1] 谢超. 植物批评研究视野下的劳伦斯植物诗歌解读[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6): 82-93.
[2] 徐强. 论戴维森隐喻观中的维特根斯坦语言哲学渊源[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2): 104-118.
[3] 陈必豪. 欲望、剩余快感与梦境:《麦克白》的心理分析[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20, 42(2): 76-90.
[4] 付文慧. 文学译介选材与中国女性形象构建——以1979年以来中国文学出版社之女作家作品英译合集为例[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6): 68-82.
[5] 金美玲. 普遍规律与自我意志——论托尔斯泰创作中的两大命题[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5): 116-125.
[6] 周正钟. 附带习得中二语学习者对语块与单词外围注意的对比研究[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5): 38-52.
[7] 刘鹏. 三语习得视角下的读后续写协同效应研究[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5): 53-67.
[8] 贺海琴,贺爱军. 翻译赞助人对译家林纾的影响[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4): 63-76.
[9] 王运鸿. 《翻译研究与形象学》介评[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2): 127-134.
[10] 王文斌, 高静. 论汉语四字格成语的块状性和离散性[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9, 41(2): 3-20.
[11] 毛现桩. 英国电视公益广告态度意义多模态认知评价分析——以交通安全类电视公益广告语篇为例[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8, 40(6): 40-52.
[12] 刘宁. 基于语料库的中美媒体关于中国雾霾报道的对比研究 ——以批评话语分析为视角[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8, 40(5): 37-53.
[13] 马会娟,王越. 国家机构赞助下的艾黎英译李白诗歌研究[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8, 40(5): 54-69.
[14] 李毅峰,索惠赟. 桑德拉•西斯内罗斯的奇卡纳女性主义叙事[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8, 40(4): 103-114.
[15] 宋以丰. 从戈夫曼的“非均质性”概念看翻译的社会性[J].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学报, 2018, 40(4): 68-77.